离洛-南访。

1.4 详细的描述一下你人物的发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发型?他有多在意发型?
——————————

-描述原创角色洛怀之 【以剑网三大背景架空】

墨色长发自然而下,额前有一绺头发正巧是遮了一半儿的左眼,耳上坠着灵蛇铛。
偶尔用紫色的带子将长发束着,因为是柳清砚让他如是做,言曰“怀之这样显得更是利落。”
至于有多在意?举个例子,倘若洛怀之和柳清砚在一片绿得油亮油亮的草原上站着,相隔微微远,此刻起大风,他也能颠颠地跑过去,不管头发被风吹成怎样一个鸡窝——也有可能是这小子知道柳清砚会帮他重新理理头发。
不过,作为一个可能跑着跑着身体两侧会出现蝴蝶翅膀的男人,是认为形象是重要的,旁人动他头发,他大概...

读《人际交往的艺术》

one

这本书,与我的白姑娘相约十五天看完。

里面说,“书信很难表达清楚自身情感”我是不赞同的。
或许无法表达即时的情感,但执笔者的性情定会字里行间有所体现。
我个人认为,对文字敏感熟稔的人 ,往往善于用文字来体现情绪,甚至不需要用到相关的心情字眼就活灵活现;对文字不甚感兴趣的人,也可能会在文字上显露出真性情,只是自己未察觉。
诸如此类,书中诸般观点,一部分与我背道,一部分是常识,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有用处的——这部分所占极微。
但不会后悔,开卷有益,本就没秉着要效仿书籍去度过人生,读来也只是一缘字而已——在图书馆书架上,挑中了它。

two
我向来不善语言沟通,在进行电话联系...

1.3  如果你的人物可以改变身体的某一部分,将会是哪?
——————————

-以原创角色洛怀之为第一人称 【以剑网三大背景架空

-灵感来源:
时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居作》苏轼

倘若可以,我愿自己是钢筋铁骨、刀枪不入。
许是她白日里曾盼我入梦,许是我二人之情思皆断之不去。
身隔阴阳, 情丝仍系。所以,我便如受感召而至。
那夜月缺,月亮像柄闪着寒光的弯刀挂在了树梢上,漏尽夜深,我看见她一身紫色长裙站在长廊尽头的亭子里。
忽然想起,我曾在那里摸着她的头发说,你真好看,天上桂魄不及你半分。
我走到她身前,却讶异了
——她脸上无悲无喜,无泪无欢。整个...

1.2 今天是一月二日,你的人物在哪?在做什么?
——————————
  -人物:原创角色洛怀之 【以剑网三大背景架空】
-灵感来自魔道祖师同人曲《东风志》

西湖的湖心横着一艘画舫。

舫内柔软绒毛上侧卧着一个女人,她眼角眉梢的温柔不知在什么日子里都溶进了长歌门的碧水中——现在,眉如刀锋眼似寒潭,冰冷而隐隐露着迫人的锋芒。

她听到船头人的笛声,笑了笑,“蛇蝎为伴蛛为邻,千蝶绕笛蛊无形。”她弯曲着手肘,手背支着头,换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仍然侧躺在那里——只是目光柔了一些“怀之,听起来,你知道我来了。”
笛声骤止。
“知道。”
“那,你为何不唤我?”
“我说过,你是我妻,这艘舫的主人便是你,你...

#365天角色问卷#
1.1 你的人物的名字对他意味着什么?
—————————
-以原创角色洛怀之为第一人称 【以剑网三大背景架空】

这大概要追溯到很久之前了,那是现在的我,对过去的我,所能追溯到的最早的记忆。
那是一个耄耋老翁。幼年,我不知他姓甚名谁;现在,我即便在五圣教内地位尊崇,亦调查不到当年收养我的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他叫我称他雨翁便是最好。
“你以后就叫洛怀之。”他道,说话时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
然后我便有了名字,洛怀之。

我长大些了,便问他,我的爹爹姓洛吗?
他只摇头笑,举起手中的酒壶长饮,说不告诉我。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洛阳捡到的我,但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说起过去之事,总是忘了原有的...

1p是海报处理过,1p是只有滤镜。
不曾看过小说,近在学习之余重温琅琊榜的剧,对蔺少阁主于苏先生的评价颇有触动,故而写之。

有画甚美——
有青林翠竹,木桥流水;有刀光剑影,尸山遍野。
我也曾是这桃林梦中人,曾鲜活,曾执着,曾满腔热忱,尽付三千。
方才学习之余看了看她的主页,骤然发觉,我已成了观画人,观的正是过去我身边之人,那我呢?
至此已无所谓情痴缠身,诸事所行,须尽其意。

更新了个简介,神清气爽了,继续刷理综。
以后大概致力于各路原创花样挖坑,没有关系不错的朋友召唤我的话大概就未必产同人粮了,随缘吧,碰到极合眼缘的许会落笔。

那后来的小姑娘仍然笑得喜洋洋,那大门敞着,不再闭塞于山林,而是广迎四海之客——所为之事不再是单一的无味之事,而是为了生存,和顶住身上的责任。
她眼中的神情,无论是对后来所遇之人,还是对前世故人,都透着不易察觉的淡漠与疏离。
——大抵因其是转世之人,这轮回走过去了,既然不曾饮忘川水,那总要经历剥皮抽骨、剔肉换血。
灵魂却也还是她,可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已被更新了。
那曾蜷缩在黑暗里埋着头的人站了起来,没有光透进来,于是他自己便成为了光的本身。
她傲然直立在那里,狂雷或暴雨,都压不倒她。

今年大概是最后一年写潘子。

很简短的段子,算不得祭文。

迟了一日

总之,我爱他之铁骨铮铮,爱他赤诚铁胆。


---------------------------------

它停下来了。

是头顶巨剑几经徘徊的欲斩下而绝生机,是命运齿轮紧密咬合的无力阻挠。这一切的终止,不过是因为世上有个灵魂将得永恒的安寝,那多次求而不得的死亡终是以这种方式降临。

不亏。

他这样想,因为这相当于他无所畏惧的战死沙场,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他——当想描述他动作的时候戛然而止,因他那一刻是被卡在石壁里的,想来也极难有什么动作,不知他心中在做着怎样的活动。是释然亦或澄明通透,是欲开怀大笑而无法...

1 / 5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