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朔白】似曾相识燕归来。

顾与南歌:

文/清渊
送给我家傻白胖,我最喜欢的毛儿。马上就高三啦,要好好加油呢。拖延了这么多天,真的很不好意思啦。


ooc严重。时间点与原文有差,更接近谁与争锋的年代,不过其实也不重要,不影响什么。cp的话,除了朔白,还有就是墨青和一些官配。



侯圣朔站在镜子前,手指在颈间缓缓摩挲。这一切都来的太不可思议了。明明前一秒,他才被皇甫光扭断了脖子。而现在,他竟然回到了自己初中的时候,完好地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


“侯圣朔,开学第一天你就想迟到吗?”


听到久违的来自母亲的声音,侯圣朔微微红了眼睛,他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就出了洗手间。看着客厅里的母亲,他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他父亲走得早,是母亲一手把他带大。


他一直以为母亲并不在意他,但现在想来,母亲也有自己的难处,要工作养家,难免会忽略对自己的照顾。


前世是他太过不在意母亲,只一味地在学校里争夺权力,甚至为了争强好胜不惜动手杀人,丝毫没有考虑过母亲以后该如何过活。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如前世一般。侯圣朔眯起了眼睛:王浩,我们之间的账,也该好好清算清算了。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端,一个少年同样站在镜子前,望着镜子里精致漂亮的脸出神。


“少爷,不快一点的话,会迟到的。”


少年这才回过神来:“张姨,我今天不舒服,不去了。”


“好的,少爷。需要请陈医生来吗?”


“不用了。”


少年换了身衣服离开衣帽间,在别墅里走着,打量着早已熟悉万分的建筑。


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的事业刚刚起步,忙到没有时间管他,每天都是保姆陪着。后来好不容易公司在北园有了一定的地位,父母又开始飞往全国各地去谈生意,在飞机上的时间都比陪着他的时间要多。


许是也觉得对不起他这个儿子,所以在物质上从不亏待他。他从小也没惹过什么事,除了初二开始毫无节制地找女朋友以外,就没再有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只不过,后来苏家的败落,也都是因为他的风流韵事和年轻气盛罢了。


对于王浩,他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怨恨。这一世,他只想好好努力,接手家里的产业。至于旁的,他暂时不想多做考虑。


无论怎样,前世该有的人脉网,他还是要好好发展利用的。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易真?下午出来聊聊吧。”
【易真…就来跑个龙套,不重要不重要~】



侯圣朔看着自己身旁的空位,有些疑惑。他的同桌是苏小白,前世在苏小白得知自己就是七龙六凤的老大时,狠狠地惊讶了一把。


只不过,两人关系一直不是很好。自己看不上苏小白这种四处沾花惹草的公子哥。苏小白对于大部分人也只是面子上过得去的交情,对于自己的不屑,苏小白很容易就感知到了,也就只是做个点头之交罢了。


也不知道这一世怎么了,本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不过,对于这个前世间接害死自己的人,侯圣朔一时也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面对,他不来也好。



“你小子可以啊,开学第一天就旷课。”易真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


“不是旷课,我请假了。”苏小白拿起手边的柠檬汁喝了一口。然后在内心中嫌弃了自己一番,他上辈子好歹也是活到了二十四岁,现在却不得不跟个半大的孩子坐在甜品店里喝果汁。


当初,哪怕苏家在北园落魄了,他父母在其他城市东山再起也没有多困难。在经历了那样一番起落之后,苏小白也褪去了一身少年的轻狂,逐渐成长起来。二十三岁那年,他在公司里磨练了一番,成功接手了家里的产业。二十四岁那年,不知道遭谁暗算,车上被动了手脚,当他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他也没想到反而因此回到了初一开学的这天早上。


“易真,有没有兴趣跟我赌一把?”


上午苏小白对北园的经济形式分析了一番,权衡了利弊,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出路。他需要一个合伙人,而易真,除了和现在的他关系很好以外,他的身份也很适合。


这一次,他想自己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闯荡一番,而不是直接接手家里的产业。



侯圣朔觉得很奇怪,准确地说,他觉得苏小白很奇怪。明明前世的苏小白每天就浪荡地勾搭勾搭这个调戏调戏那个,而现在他天天翻着那几本财经类的杂志。


同样的,苏小白也觉得侯圣朔跟自己记忆中不同了。之前他觉得侯圣朔虽有领导能力但是待人太过凉薄,而现在侯圣朔时不时就跟自己的兄弟姐妹交流交流感情。不由得暗自叹息,他早就瞄上了周墨想把周墨也拉拢到自己的创业之中,一直关注着,就等着她和侯圣朔关系差一些的时期,自己好趁虚而入。


后来,相处久了,两人也渐渐明白了,对方大概是跟自己一样的情况。只不过,他们都心照不宣,谁也不提这些。


许是因为同样奇异的经历,两人的关系倒是好上了很多。侯圣朔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苏小白的人脉支持,苏小白也如愿以偿地让周墨跟着自己创业了,还附带了一个侯圣朔。



“马上就高二了,有什么想法吗?”侯圣朔把手里的罐装咖啡递给苏小白。


苏小白接过咖啡,拉开拉环:“好好复习,考个不错的财经大学。”


“你就没有别的想法吗?”侯圣朔看着苏小白的眼睛,“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我知道。”苏小白喝了一口咖啡,“但是我不想插手。”


侯圣朔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宇城飞还是如前世一样,在职院混出了名堂。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变了。叶展现在跟齐思雨关系融洽相处甜蜜,虽然成绩够好,但是去城高的几率并不是那么大了。苏小白自然不会再跟夏雪在一起,就算叶展还是帮了他,没有苏小白的人情,洪力那顿打王浩逃不了,以洪力的能力,起码得在医院躺一个星期。


侯圣朔偏头看了看一旁接起电话的人,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这么仔细地看过这个人。


苏小白相较之前变了太多,从最初的纨绔子弟,到后来一心只想复仇却不正视敌人尊重对手,自己的死或多或少和他有关系。


监狱里这人气急败坏的样子,自己还记忆深刻。可眼下,这人却收敛了戾气,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事业上,瞒着苏亚明把自己的小公司带上了正轨。


若不是几番试探,侯圣朔都以为苏小白这是换了个灵魂。侯圣朔知道,这个电话是公司里的人打的,都不用听他说什么,看这认真的表情就知道。可侯圣朔却不知道,自己就是这样一点一点陷进去的。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侯圣朔、周墨、易真和苏小白简单地一起吃了个饭。主要也是为了聊一聊公司的事情。


公司早就走上了正轨,不需要他们事事亲力亲为,但还是需要有个人来掌控全局。在报志愿之前,几人就简单商量过,现在大体上也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易真因为成绩不太理想被易振清丢去了国外。


“之前说好你报北园的学校,怎么就没报上呢?”周墨白了易真一眼。两人本就是富家子弟,早就相识,只是关系没那么近。后来一起创业,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几人的关系也就都好了起来。


易真叹了口气,难得没跟周墨斗嘴。他也很不愿意,在国内好好的,也不知道自家老头受了谁的蛊惑,竟然直接把自己丢到了美国。


“这也不是易真能说了算的。”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大的好兄弟,苏小白也帮着说了句话。


“不如我看看能不能跟学校联系一下,先退学,趁着还能报三本。”侯圣朔手指摩挲着茶杯。


“可别了吧!”周墨摆摆手,“你可是我们四个里唯一一个进了重点大学的,可别糟蹋你的成绩了。我在新乡,离得近,两头跑着也方便,公司就交给我吧。”


苏小白抿了口茶,笑着没有说话。侯圣朔也垂下眼看着杯子里漂着的茶叶,敛去了眼中的算计。


周墨一看这两人的反应,哪还能不懂,一拍桌子:“好啊,你们早就商量好了是不是?”


“毕竟是周家的大小姐,做事雷厉风行,比我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苏小白笑眯眯地看着周墨意有所指。


前几天,周墨带着易真去谈生意。没人期望这一单能成,毕竟对方是有意向和周洪林合作的。一个是才成立几年的小公司,一个是在北园几十年的企业。可周墨却把这一单谈成了,硬生生地抢了她父亲的客户。


此事谈成,公司上下很是激动了一把。这可以说是公司成立以来,谈成的最大的一笔生意了。为了庆祝生意的成功以及周墨的大义灭亲,苏小白请公司上下所有员工聚餐狂欢了一番。


易真问过周墨原因,周墨沉默了一下,觉得没有必要隐瞒。


“钱不到自己手里,总不是自己的。我总得为了我和白青的未来考虑。”


周墨早就做好了被周洪林赶出家门的准备,她废寝忘食地每天钻研财经,她抢周洪林的生意,都是为了白青。为了能光明正大地和白青在一起,为了被赶出家门以后也能让白青过得很好。同样,她更是为了若是有一天周洪林对白青施压的时候,能够有资本跟周洪林对抗,能够保护和白青的这段感情。她所需要的,不仅是钱,更多的是人脉和地位。


对于周墨和白青的事,其他三人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苏小白和易真,纯粹是因为富二代官二代圈里乱七八糟的事见多了,对于这份单纯的爱情,除了接纳,更愿意去保护。侯圣朔又是个别人的事懒得插手的人,之前吃过不关心身边人的亏,这一次他改了不少,三两句话就让周墨追白青的路顺当了很多。


周墨其实很感谢他们,能够毫不歧视地对待自己和白青。不过多关注,一如往常,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忽然觉得,这四个人成立公司还很不错。性格搭配上就挺好的。侯圣朔沉着稳重,苏小白八面玲珑,周墨雷厉风行,易真长袖善舞。苏小白重生有经验和侯圣朔负责掌控全局,也可以跟易真负责外交。周墨坚决果断,跟人谈生意肯定很棒。】



大学毕业之后,四人的生意已经发展到了全国,面向海外。


易真带了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孩回国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


看着不远处跟人高谈阔论的新郎,苏小白端起红酒抿了一口:“这小子,出了趟国,回来倒是越发嘚瑟了。”


侯圣朔手指摩挲着高脚杯,笑着没有说话。


“人家现在可是海归,你说话注意点。”周墨牵着白青的手来到两人面前。


“老大。”白青对侯圣朔点了点头。


“叫谁老大呢?”苏小白笑着凑到白青面前,“别忘了,我才是周墨的顶头上司。”


“别听他胡说。”


“怎么?去了趟荷兰,回来就狂了啊?”苏小白笑眯眯地看了看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周墨等白青一毕业,就带人跑去荷兰领了证。两人谁也没通知,就跑去结了婚,在教堂交换了誓言。等其他人知道的时候,两人都度蜜月回来了。


“等我爸那边松口,绝对补你们一场婚礼,比易真这次场面还大,怎么样?”周墨度蜜月回来,就开始了和周洪林的出柜抗争,现在进入了冷战阶段。


“什么叫补我们一场婚礼。”叶展带着齐思雨才刚过来就听到了周墨这样一句话。


“小白哥,我大姐和苏泽孩子都一岁多了,二姐跟砖头也商量着结婚了,三姐五姐证都领了,四姐这边也有孩子了,我和叶展也订婚了。”齐思雨说了一连串的话,最后才说了重点:“小白哥,你什么时候嫁给我老大啊?”


苏小白端着酒杯的手一晃,红酒差一点洒出来,平时招牌式的浅笑也有些僵硬:“怎么?就不能是你老大嫁给我吗?”


“想上我老大?”周墨一挑眉,“你可没戏。”


侯圣朔和苏小白之间的感情,似乎很早就开始了。从最初的相互试探,到后来确定同是重生的归属感,之后共同创业的相互扶持。不知什么时候,就逐渐变了。


两人早就互通心意,只不过非要把攻受问题扯清楚才肯在一起,两人又偏偏谁都不肯低头。两人曾为这事争得不可开交,闹得苏亚明和黎小芸都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等着儿子出柜了,可偏偏两人还在僵持。


苏亚明和黎小芸远远地看着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说笑。


“真是废物,这么多年还没搞定侯家那个小子。”


“你放心吧,咱儿子肯定是被搞定的那个。”



等到周墨抗战结束后,齐思雨都已经有儿子了。易真那小子也有了个黑发蓝眼的小公主,整天抱着他女儿出去玩,逢人就夸自己女儿漂亮。侯圣朔和苏小白那边,还是僵持不下。


周墨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为白青在国内补了一场婚礼。


“老大,这么多年,你对我们都多有照顾,等下我有礼物送给你。”周墨敬了侯圣朔一杯酒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侯圣朔有些疑惑,而且他今天就来的时候看到了苏小白,后来就没再见过了。他四下环顾了一番。


何娟、杨梦莹、白青、柳莺、齐思雨正在和易真的老婆讨论出国旅游的事情。


易真正抱着女儿满场地玩,等着别人夸自己女儿。


苏小白正和苏泽、砖头以及柳莺的老公坐在一桌,似乎是正在喝酒。侯圣朔正巧看到宇城飞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侯圣朔手指摩挲着刚刚换过装着香槟的酒杯,有些了然地笑了:“先干为敬。”说完,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第二日清晨,侯圣朔的房间里传来了苏小白沙哑的怒吼:


“侯圣朔,你这个混蛋!你趁人之危,欺人太甚!”


在厨房里的侯圣朔听到之后勾了勾嘴角。


朋友什么的,还是要想自己所想的好。满世界的点头之交有什么用?还不及三五知己来得实在。


End.


拖延了好几天,总算写完啦。写到后来自己都是懵的,没有写出设想以及毛儿想要的效果。我的确不太擅长写那种呢。


ooc和bug更是满世界的飞。等我有灵感了,再补给你一篇吧。


刚开始提到易真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他会占这么多戏份,写文的时候一向都是脑子里有个cp向和思路倾向,就想到哪写到哪了。细节上的事情可能也没有处理。希望大家可以多担待些。


文虽然这么结束了,但是对于侯圣朔和苏小白,还是有很多想说的。


我一直都觉得,一个少年会没有原因只是因为气不过或者名声被毁就举枪杀人,至少一个生活在正常家庭里的孩子不会这样。


侯圣朔会做出那种过激的行为,一定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或许缺少关爱或许受过虐待。但是,如果他自小就受到家庭暴力,他可能不会有勇气在小学就组织七龙六凤。


所以,我觉得,父亲过早的离世,母亲艰难地维持生计,这样的设定会比较合理。可能在他小的时候,还会被其他小孩子嘲笑他没有爸爸欺负他。


至于苏小白,同样,一个在正常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不会同时去找那么多的女朋友。全文里,除了桃子,他没对任何一个女生上过心。他同时找那些女朋友,可能也只是在寻找一些在童年时期缺失的情感,更多的应该父母对他没有太多情感上的沟通。他在其他女生那里来寻找情感上的弥补,直到遇到了桃子。


我从来都不认为他喜欢桃子是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我也认为他是很认真的喜欢桃子。他只是需要关爱,所以找了那么多的女朋友。他也说过,见到桃子,就觉得那些女生都黯然失色了。


作者对苏小白真的很不公平,在他不明白自己感情的时候,找了一群女朋友,被人说花心。后来他明白了只喜欢桃子了,又被认为虚伪。而王浩,作为主角,受尽作者的宠爱,所有的好处都是他的。王浩口口声声说自己专情,最后娶了四个老婆,也只是被认为他每一个都爱。


这篇文真的很双标,对于主角无限度的宽容,对于反派配角无休止的诋毁。


除了对苏小白的相貌风度、侯圣朔的头脑有认可之外,就只有对于黑阎罗帮助那些人的肯定,而这原因还是因为白阎罗才是最后那个反派。


其他的反派,甚至说苏小白和侯圣朔最后的人设,都全部被扭曲了。说难听一点,全都像是疯狗一样见人就咬毫无道理可言。


我承认自己的确没有作者那样的逻辑,能够好好写一篇这么长这么完整的文出来。作为一个读者一个看客,我同样没有办法说这部小说非常成功。


因为,在我看来,一部成功的小说,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正派还是反派,都该有其人格的闪光点,同样也该有其不足之处。


而这部小说,从头至尾,主角团万千优点于一身;反派毫无优点不说,逻辑还混乱诡异,似乎只是为了给主角找麻烦而做出各种事。


这部小说里,没有一个值得敬重的反派,看上去就好像反派就该恶心该惹人烦一样。但,无法尊重敌人,只一味地诋毁反派,这种心态本就不成熟。


为了诋毁反派不惜毁了人设,为了诋毁反派不顾细节是否禁得起推敲满是BUG。


这就注定了这篇小说只能是一篇爽文,针对小学生和初中生。因为到了高中大学,就真的无法再认可这篇文。不是歧视小学生和初中生,只是单纯的年龄不同,从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够坚持着,看到这里。也不知道说了这么多会不会遭人厌恶,毕竟有些人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部小说。


我不接受撕逼,也不需要看到“你行你写”“你写不出来就别乱评价”诸如此类的话。我虽然不会产牛奶,但我想我有资格评价我喝到的牛奶好不好喝。就像你去饭馆吃饭一样,你不一定能做出来这道菜,但是你有资格去说这菜好不好吃。


不论怎样,谢谢你可以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10)
  1. 离洛-南访。枫澜清渊 转载了此文字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