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他打着蒲扇,翘着腿,就和着不温不火的阳光半躺在摇椅上,时而遮一遮直射下来的光亮,也沐着不足道的微微凉。

接了个电话,他笑着点点头,说好的。

他放下了腿,姿势总算有点正儿八经了,却仍然在躺着,仍旧在一搭一搭的挥着小扇。

寂静良久,又是电话突然地惊动了他,他接了起来,依然是笑着,说好。

他坐起来了,看起来不似先前惬意,具体模状何如,却也不好描述。院门口有位姑娘扣了扣柴扉,来者穿着朴素,青春洋溢,也透着天真可爱,他笑——因为门是开着的。

“你还是来了。”他站了起来,盯着那个梳着短发的小妹妹,又过了少顷,他似是败下阵来一样,“我知道了。”

他牵扯着嘴角,却不再能笑得出来了。

那小姑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结束了。

“嗯,结束了,哈哈,从未像今日这般轻松啊。”他又笑了,确实带着几分轻快,嘴边弧度恰如薄暮之暝霞——于一线天附近的那种。

他突然目光炯炯,又道,“接下来就拜托你了,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小姑娘卷着自己衣摆,耳边泛红,说话支支吾吾,“可我……我…”

“我知道。可是,唯有你能接替我继续走下去。”

她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才缓缓睁开,说好。

后来,那日打着蒲扇的人便消失于世间,其故居仍在,唯往之,方悟——世间原来,真有此人。

但实际上,他却并不存在。

时。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

 
评论(4)
热度(3)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