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祭忠骨】十一月四

今年大概是最后一年写潘子。

很简短的段子,算不得祭文。

迟了一日

总之,我爱他之铁骨铮铮,爱他赤诚铁胆。


---------------------------------

它停下来了。

是头顶巨剑几经徘徊的欲斩下而绝生机,是命运齿轮紧密咬合的无力阻挠。这一切的终止,不过是因为世上有个灵魂将得永恒的安寝,那多次求而不得的死亡终是以这种方式降临。

不亏。

他这样想,因为这相当于他无所畏惧的战死沙场,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他——当想描述他动作的时候戛然而止,因他那一刻是被卡在石壁里的,想来也极难有什么动作,不知他心中在做着怎样的活动。是释然亦或澄明通透,是欲开怀大笑而无法做得到的极端痛苦还是愧疚未能见那人最后一面。


吴邪夹着烟的手指在剧烈颤抖,他闭着眼——但他每次闭上眼睛,便在无尽的永夜中看到了一众亡人在对他说,小三爷,别怕。居最前方那人,最是身形模糊、声音哑然。


“几百万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一个人的手心,如果他必须因此孤独前行,那他也有资格以孤独为傲。”


评论
热度(8)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