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那后来的小姑娘仍然笑得喜洋洋,那大门敞着,不再闭塞于山林,而是广迎四海之客——所为之事不再是单一的无味之事,而是为了生存,和顶住身上的责任。
她眼中的神情,无论是对后来所遇之人,还是对前世故人,都透着不易察觉的淡漠与疏离。
——大抵因其是转世之人,这轮回走过去了,既然不曾饮忘川水,那总要经历剥皮抽骨、剔肉换血。
灵魂却也还是她,可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已被更新了。
那曾蜷缩在黑暗里埋着头的人站了起来,没有光透进来,于是他自己便成为了光的本身。
她傲然直立在那里,狂雷或暴雨,都压不倒她。

 
评论(1)
热度(5)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