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相隔。

我有病!(。

平安夜。

长沙少有的在元旦前下起了雪,覆盖了门前石阶,深掩了沉埋于其下的肮脏的灰尘。

这场雪似是洗去了每个人心中一切的罪恶。

“潘子,下雪了。”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眼中透着的光少了往日锐利。

——难得在这样一个天气里,吴三省身处的不是那穷凶极恶的墓穴。

他身侧的人闻言褪去了手上的束缚,伸臂想用掌心接了这无根之物,却没接到。

——呦呵。

潘子看着自己粗糙不堪的手,与这银白纯净的东西似是格格不入。

他苦笑了一下,他深知自己与这种干净东西的东西挂不上边。

“三爷,回屋吧。”

开口声线竟有些嘶哑了,他也不知那人能否听见,自上次从那地方出来之后,嗓子是不能要了。

“潘子,我记得去年这时候,咱俩还在里面训人。”

吴三省似是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地说着。

潘子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垂了头。

——若还似从前该多好。

——但是回不去从前了。

“潘子,不知道你在那边怎么样,可别乱欺负人。来日等老子下去了,咱爷俩还得一起干。”

吴三省对着漫天飞雪轻轻开口,他不知自己此刻言辞是能被那人感知的。

潘子看了看自己方才没接住雪的呈半透明状态的手掌。

——三爷…好。

评论(4)
热度(8)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