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不良】浩展/展浩(?)向。

#不良之年少轻狂#

也是给某个友人的生贺文。

-----------

当叶展打开别墅的这扇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是的,是深夜了,不知道那个人睡了没有。

他随手摸上墙上嵌着的一个开关,灯光亮起来的时候目光也准确的落在了墙上有秒针滴答滴答做圆周运动的钟表上。

11:50

很晚了啊……

这个时候回来并非他所愿,却也是情理之中。自从彻底扛了二当家的重担,就几乎没有过什么闲暇的时间。

不过,他日日守护的都是那个人打下来的江山,所以值得,永远值得。

“回来了?”

一旁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一只胳膊肘正随意地搭在软扶手上的少年。唇齿张合,并没有想象中那种青春蓬勃的声线,反之听起来这人此刻十分累,被困意侵袭却用意志强迫不能安眠的累。——哦不,现在的他,已然是个被生与死洗礼过的男人。

“嗯。”

叶展轻声应了一下,嘴边重新漾起即是在夜里也灿若曜日的微笑。

——从始至终,掺杂着这种温度的笑意还是露给对方的次数最多。

王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并没说什么。

然后,

呃。

然后给了他一拳,打在人左侧胸膛上。

“…你…………”

叶展疼得呲牙咧嘴,当然,是装的。

“瞧瞧,这是迷住了多少妹子的一张脸啊,我都没舍得打。”

“……………………”

“才回来,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

“你还会做菜?”

“我草,看不起人啊你。”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做的菜,就算吃了之后立马升天我也会在咽气之前把它吃净。”

“滚,大半夜的发什么情。”

王浩毫不介意地又给了他一拳,打在脸上,继而自顾地走向厨房。

叶展没看见,但却能感受到,对方转身之后眼底的倦与疲。但在其之下,却还有被这人掩藏得极深的感动。

曾经叱咤过北园黑道界的王浩,彻彻底底退出这个圈子后就少有熬夜了。即便在人前的时候再强势,身体也是会发出警告的。

而感动什么的……

叶展将另一只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移到身前,抬头看了看那人在灯光的衬托下略显单薄的背影。

他那只刚才背负着的手中,提着一盒蛋糕。

“耗子。”

他拎着这个盒子走到了厨房,将它放在餐桌上就走到了正在"灶"前忙碌的王浩身前。

“嗯?”

“抱歉……我回来晚了。生日快乐。”

叶展脸上没了什么笑容,抑或说是尽敛了他的某一种姿态,认认真真地凝视着对方由于熬夜已经少了些光彩却仍然清如泉水的眼睛。

目光里都是些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清楚的东西。

王浩在那一瞬愣了愣,继而迅速地转过头去给这锅菜按了加热的按钮来掩饰着什么尴尬。

“……谢谢,下次早点回来,都他娘困死老子了。”

叶展没答话,而是把王浩的身体扳过来,又皱了皱眉,接着抬手轻着力度抚了他眼眶下方浅淡的黑眼圈。

“……嗯,一定。但是你能别等我到这么晚吗?身体要不要啊?”

奇怪,曾经那些刀光剑影的日子里他们俩倒是没少挨砍,当时叶展也没觉得什么。如今看了耗子这并不十分深的黑眼圈就有点不顺气了。

王浩正想把他的手扒拉开,但是动作还没来得及执行自己的手就被人抓住了。

……十指相扣?

——嘶,这小子手心有点凉啊。

王浩没来由地想起了那次叶展差点被打成植物人的一次,手心也是这样发凉。

神游之时,对方已经牵着他的手走到了那个蛋糕前。

叶展松开了手,缓缓地拆开了盒子。

接着,露出了里面的蛋糕,和……

…………安静躺在蛋糕上的一枚戒指。

叶展把它取了下来,戴在还在不知道想什么的王浩的指上。眼里只存有甚是温和的目光,并不需要什么微笑与其相搭配。

“当年我给你那枚用狗尾草编织的小戒指的时候,就准备好现在这一刻了。”

“嗯…应该不突兀吧。”

“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我想陪着你把有生之年的每一个生日共同过一遍。”

“但是,我不会再让你等到这么晚了,不会了。”

“耗子,生日快乐。”

时间,十二点整。

[ Fin. ]


评论(2)
热度(20)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