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行脚】焱断#从前的文了都搬一搬。

那片草地上,躺着两个男人。


他们皆是当世最强之人。


“臭脸,你他娘动真格啊。” 其中一人不满地骂骂咧咧着,“老子不就是说你手嫩了点像个姑娘一样吗,你至于好像和我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追杀我吗?”

罗焱身上有着细微难察的伤痕,若是细看便知道都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口深度恰到好处,足以让人疼的嗷嗷叫唤但是不会出什么大事。


他坐起身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人。


——妈蛋即使有表情也不让人看见。


说起来每次罗焱把这一类的话放出来就很轻易的把对方激怒了,时间久下来和这个人开玩笑,打架,一起受伤,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当然开玩笑那种事情每次只是罗焱来做,然后对面那人非但不笑而是先瞪他一眼然后就操家伙揍他。

但是这人总拉张臭脸,只能从他面具上的眼洞中看见那一双干净却冰冷的眸子。自相识以来这家伙就没笑过,做过最多的事情就是生气之后追杀罗焱,然后两人再这样和谐[。]的躺在一起看看天。


听了这话,断情人也坐起了身,不多言语只是这么看着他。


“哎哎哎,你那么瞅我干啥,老子不是同性恋。”


说完,他发现断情人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再次因此变身高冷·脸,而是面色不变的这么看着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

……


……老子也是有几分姿色(。)的人,结果你眼神都没聚焦在我身上,得不用说了。


“飞鸟来啦?”


罗焱这么想着就回头喊了一句。这时他也才感受到那熟悉的灵气波动。


“师兄,你们打累了吧。”那姑娘从离这儿不远的茅草屋探了头,一路踏着草坪走了过来,青丝垂腰并无任何流光溢彩的发髻相饰,眸间是世上罕有的澄澈,并未浓妆艳抹而是一身素色,却着实令人惊艳。


“喏,吃点东西吧。”她笑容染了三分温暖如太阳,七分温柔如月光。说着递上了一碟子点心。


到底是把这俩人看的一愣一愣。


不过罗焱怎么说也是看习惯了,很快回过神来接了那碟子,挑了一个自己叼嘴里面就递给身边呆愣的人。


「小爷就不信你还不摘面具。」


罗焱一脸有所图谋地看着断情人接了盘子,然后他又看着断情人转过身去。


转身。。


「我操……你他妈以为你是黄花大闺女啊还吃东西不露齿还转身不让人看,咦那句话咋说来着,算了爱咋说咋说。」


不过罗焱一脸意料之中地屏住了全身灵气流转,算是用了毕生的力气让自己的动作变得神不知鬼不觉。


「哎哎哎要摘了要摘了要摘了…。」


一旁的断情人心里异样闪过好像有什么人在腹诽自己?

不过这不妨碍他吃女神做的点心。


面具褪下,那是一张足以惊世的脸。

若为女儿身,完全不逊色于某个现在正张着大嘴一脸惊呆的人的师妹。


“臭脸你……”


真美。


他回头看了看他,眉头微蹙。

但是却生不起气来,奇怪。


“你干什么?”

他问。


“扑通——”


反应过来的时候断情人视线里只剩下蓝天,白云,和一脸不知意味笑容的卖假货的被放大的脸。


“让开。”

他又皱皱眉,看着这么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却是什么力气也使不出来。


“臭脸,你不戴面具挺好看的。”


“你…唔……。”

他想说什么,嘴却被堵上了。


二人唇齿相依,飞鸟更是早在送了点心之后就回茅草屋里去了。


阳光尚好,现世安稳。


【↑↑滚你妈蛋】


fin.


评论
热度(14)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