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母亲节梗#

#大概是母亲节梗#


“徐福何许人也。

徐福,字君房。为当年秦皇嬴政最相信的大方士,为秦始皇调制不老不死药,后来带着从天下搜罗来的八字纯阴纯阳的数千人,登上了去海外求取仙药之路,最后消失不见。

传说,他是鬼谷子的徒弟,也有人说他是上古真武大帝转世,为仙人一流。

只是,这都无据可查。”——段选《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


街边有这样一幅旁人看来甚为怪异的画面。


——披着一件将整个身子都挡得严实的黑色大氅的男人,路人只能在他脸上看见被帽檐所遮形成的阴影。

倘若有人接近他,只会感受到周身都会莫名的暖和起来,若只是滞留片刻便罢,时间长了也许会发生什么自燃现象。

——他名为徐福,鲜少的像今天这般将自己金乌般的炙热气息直接散发出来。


“白骨。”


一个叼着并未被点燃的烟的人抬胳膊搭了他的肩膀,却并未因感受到大氅下接近真空的骨骼而感到丝毫诧异。

因为这个叼烟的人,是蒋天心。


“他……不在了,我和他也算是同辈,就勉为其难的冒着被你占便宜的风险对你说声节日快乐吧。”


也许蒋天心察觉了这一日那个平时嘴角总是挂着痞气四溢的弧度的骨架子的沉郁气场,又拍拍他肩膀。


尽管徐福和往常一样目光似乎是只是凝聚在花花公子的杂志上。


然后是时间并不漫长的静默。


“你们这一脉都是什么恶劣的人类!我又不是个娘们过啥母亲节!你这是对骨皇魔尊大人极大的不尊敬!从你师傅那儿就答应老子给老子找漂亮妞,这么多年了老子连个毛都没看见,你要是能把他未竟的事业完成了,本大爷也许会考虑考虑原谅你。”


蒋天心开始倒还真被白骨嗷的一声喊出来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装得挺像,不过这一通吼声中却是只字未提那个从肉体到灵魂都消失亡故的人,而且即便再巧舌如簧也无法为他今天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烈焰一样的气势的释放作解释。


“杂志都被你给点着三本了,你不心疼钱老子心疼,还装啥傻?这可不像你的性格。”


白骨瞳孔中闪耀着的火焰黯了黯。


“天心,你知道的,我这辈子就这一个授予魔火的徒弟,就这一个传承我衣钵的人。”


他长长叹了口气,眼中的焰芒总是缺少了什么光彩一样。


他如今无血无肉,只是一副白骨之躯,无心亦无泪,却有实实在在的感情。


正如千年前他在力天均成婚之日力敌断情人只为作贺礼,正如在另一个世界他对林动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只是出于对他的疼爱。

他是一个好师傅,而弟子却相继离去。


……就连自个儿最疼怜的徒弟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即便林动当日只是以魔火的意志现身。


“要么打一架,要么收了你的气息。”蒋天心咧了咧嘴笑了笑,“这样磨磨唧唧暗自神伤不是骨皇大人的性格做出的事情。”


“你小子刚才还说把老子当妈对待,有这样立刻就开始打爹的么?”白骨瞳孔的魔火跳了跳,“不过,打架可以,打完带大爷去天上人间耍耍。”


……


某座孤山上,魔火与仙光乱飞乱射了许久。


白骨手里蹭地窜出一条火龙,然而他却愣住了。


“我,非光非暗!”

“我只是一团火焰,我只该燃烧!”

“金乌九环,以魔火覆盖苍天!”

……

“请你答应我,带我守护好我的师傅。”

“我的罪孽……还清了啊。”


这些场景就这样在徐福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在他眼前恍恍惚惚的闪过,他曾听过人转述那天发生的一切,可都不及此刻这样如同重播一般来得震撼。


“动……动儿。”


他情不自禁地颤抖着说,尽管他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通过魔火和某种感应重现了那天的光影而已。


“小子…打得好啊……为师为你骄傲。”


徐福曾一度想过魔火在徒弟手中大放异彩的画面,却未曾想过以这种方式得见。


不过,足够了啊。


——小子,你给为师的礼物,我收到了。


[Fin.


评论
热度(8)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