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骨动】部分三部中的原文整理(行脚)

半夜给小伙伴卖安利,去原著找素材【。】结果自己被虐成傻逼。

好了,来整理一下。

不标章节,骨动相关。


【行脚】

白骨将手放在黑色大门上,它的手刚刚接触到黑色大门,我就听见整个熔岩之地瞬间爆发出了激烈的回响。


我的身后,大片大片的火焰风暴在激烈的爆发,熔岩大片大片的爆裂。


“怎么回事?”


我厉声问道。


“因为我要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整个熔岩之地在为我送行呢。”


白骨的话让我满头黑线,这家伙不仅是个乐天派,还是个自恋狂。


“别扯淡,到底怎么回事?”


我焦急的问道,此时一道火焰风暴正好刮过我的头上,我马上蹲下来躲过了火焰风暴。


“因为我要打开这扇双面镜门,整个熔岩之地都不稳定,等我完全打开双面镜门,这熔岩之地就会大爆发,到时候,你们说不定就能见到地狱的景象了!哈哈!”


一边说着,白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疯子。”


我低声骂道。


此刻,白骨的手连续转动,一道道灵气打在黑色大门上,终于,黑色大门露出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

而这个下棋的人居然是第一场龙形子的对手,那个叫做林学的青年。

白骨脸上难得现出了正经的表情。

“哎呀,罗焱回来了,林学啊,还不拜见你罗焱前辈。”

白骨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学立马站了起来,对着我做了个揖。

我一脸狐疑地问道:“骨头,你搞什么?”

白骨此时干咳了两声,站起来后说道:“徒儿啊,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后将我和你说的心得细细体会,明天为师要考你的。”

“是师傅。”

林学对着白骨鞠了一躬后,退出了房间。

此时,我满脸黑线地看着白骨,颤抖着问道:“你,你开始误人子弟了?”

白骨上手就给了我一个脑崩,然后骂道:“你才误人子弟呢。就不许我收徒弟吗?”

我摸着脑袋疑惑地问道:“什么情况?”

白骨摸着下巴,奸笑起来。

“这就是我之前想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继承我魔火的好苗子了。这个林学居然生来就有魔火之源,比我的魔火种子还要高级。”

--------------------------------------------

“啊呀呀,忽然间变成了师傅,这还不适应啊,当年天均和小雪没能继承我的魔火,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能够遇到继承衣钵之人。”


白骨非常开心,我站在一边也笑了笑。

--------------------------------------

白骨走在我的身后,一脸的庄重,看不出一点老痞子的味道。之所以这家伙一改常态,装腔作势起来,还是因为这次蜀山之行,他带着林动这个宝贝徒弟。

---------------------------------

“林动,你在躲什么!给老子往前冲啊!”白骨站了起来,挥舞双手,咆哮了起来。


“师,师傅……他手中的剑太强了,我……”


林动支撑的越来越困难,手中的魔火消耗的非常剧烈。

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这一剑足以将林动重创。

白骨连忙跑了过去,将林动拉了起来。

“师傅,对不起,我……”林动低下头,有些丧气。

“哈哈,没事,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打不过,咱们以后总会超过他们的。”

白骨哈哈一笑,大手拍了拍林动的脑袋。

我撇了撇嘴,白骨这家伙其实对林动很是疼爱,以后将以魔火之种彻底激发林动身体内魔火之源的力量,我估计了下,至少能让林动直接升到半仙境界。

----------------------------------------

满天的仙剑已经直插而下,白骨看见我动了以后,非常默契,手中的巨大金色火焰连通魔火吞天界,十条火龙冲天而起!


“徒儿看好了,这是为师的世界,魔火覆盖,可吞苍天!”


白骨到了这么危险的时刻依然不忘了教导身边的林动,他是真用了心。


林动的眼睛里闪出光芒,他本就是个沉默的人,此时更是屏息凝神盯着面前的魔火吞天界看着。


我是使出了吃奶的劲猛冲到了老头子身边,一把将太一给抓了起来。扛上了肩膀猛的往后一跃。

----------------------------------------

我比白骨也好不到哪里去,遇到的女人不少,结果一个都没搞到手。

就在我和白骨一筹莫展的时候,林动这个木讷的小子却往前走了两步,从快里掏出了块纸巾递给了七彩仙子。

“别哭了。擦擦吧。”

然后,在我和白骨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七彩仙子居然真的止住了哭声。

此时,我才注意到,这妹子哭的时候,眼泪居然变成了一块块灵玉掉在了地上。

我心里巨震!灵玉,我之前在北海冰宫内看见过,是个好宝贝,而且是如今的天地根本弄不到的好东西。

然而,我面前的这个七彩仙子,掉下的眼泪居然就能化作灵玉,这也太扯了吧。

“哼,别,别以为,你,你给我香香的纸片,我就会放过你们,我一定让我父皇,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这个七彩仙子还真是公主派头十足。

林动站在一边,摸了摸脑袋,什么都没说。

我走了过去,笑眯眯地蹲了下来,接着用我最快的速度将地上的灵玉都收了起来。

然后装作和蔼可亲的表情,问道:“姑娘啊,你是谁啊?你父皇是谁啊?”

七彩仙子一边擦眼泪,一边反问我道:“你连本公主是谁都不知道?你连我父皇是谁都不知道?”

我点点头,等着她说话。

果然,这个七彩仙子彻底收住了哭声,慢慢站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这贱民真是该死!连本星梦公主都不认识了?连我父皇南天一脉始皇都不认识了?大逆不道!”

这一刻,时间如同定格了,风如同停住了。

我和白骨算是彻底的傻眼了。

天上掉下个七彩公主?

我和白骨站着都能接住公主?这未免太荒唐了吧!

而且还是始皇最疼爱,视为心头肉的星梦公主!

-------------------------------------

“快将我放出来,可恶的人类,如果你将我送回去,我还能免你一死!不然,等我父皇,等我大哥降临,将你们的大陆夷为平地!”


我的双眼前好像冒出了无数的小星星,一颗一颗,脑袋都被她吵的直发晕。


“妈蛋,老子非赌了你的嘴!”


我一指流火葫芦,红色的流火葫芦“嘭”的一声,盖子打开了。

-------------------------------------

“卑贱的凡人,总算想通了?愿意将我给放出来了?哼!看在你识相的份上,我让父皇送你个全尸!”

星梦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一副傲娇的大小姐样子。

“送我全尸?哈哈。”

我狂笑了起来,顺手从自己的脚上脱下了袜子,直接团成一团硬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本来就被我的灵气捆绑住的星梦,嘴里被塞进了这么一大团臭袜子,脸顿时就变了。

“你,你……”

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听不真切。漂亮的脸蛋上瞬间变的通红通红,眼泪滴溜溜地在她的眼珠里打转。

我走过去,脸上故意做出一片狰狞的坏人表情,恶狠狠地说道:“不吵不闹了吗?乖了吧?如果听话的话,我可以将这团袜子拿出来,而且不把你收进流火葫芦内。甚至如果你配合我的计划,我可以将你送回去,而且不伤害你。”

估计是被我的话给吓住了,星梦公主整个人立马停止了哭泣,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我,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诶,这不就好了,省得我俩那么敌对。”

我一边说着一边身手将她嘴里的臭袜子给拿了出来。

这小妮子果然不吵不闹,红肿着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好了好了,别这么可怜的看着我,我将封锁你的灵气给解开。”

我到底是心软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子,在你面前红着眼睛,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得心软。

我打了个响指,捆住小妮子的灵气全部散开。星梦公主浑身一轻松,脸上挂着泪痕,忽然冲着我邪恶的一笑。

---------------------------------------------

走出门,找到了白骨和他那个木讷的徒弟。白骨这家伙也真是个变态师傅,居然逼着林动站在它的金色魔火下,上半身赤裸,还说什么这是在锻炼林动的肉体强度。没有一个好的肉体,承受不了魔火之威。


不过,林动这小子身上的肌肉线条是真不错,上半身不只有六块腹肌,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手臂上的肌肉也非常漂亮。


没想到,走在我身后的星梦看见林动后,立马脸色一红,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大骂道:“臭流氓,臭凡人!”


林动被骂的莫名其妙,摸着自己的脑袋,傻呵呵地笑了笑。

-------------------------------------------

林动这家伙也是个木讷家伙,整个就成了星梦公主的小跟班,林动一直在林家修行,别看他已经快20岁了,可是本性单纯的可怕,星梦说怎么着他绝对不敢还嘴。

我苦笑着看着两个脸上还有巧克力糖浆的“金童玉女”,没好气地说道:“吃多了,会蛀牙的,给我漱口去!”

星梦冲我傻兮兮地一笑,然后走到我身边说道:“我今天逛的时候,还发现了一种非常好吃的东西。明天我和林动准备去试试看。”

我一愣,问道:“啥东西啊?”

星梦想了想后说道:“是种叫做可乐的水,开始喝的时候苦苦涩涩的,可是喝到后来却发现,还蛮甜的。不过看起来黑呼呼的,里面还在冒泡,我怕有毒,所以没敢喝。”

说着星梦冲我大咧咧一笑,一把拉住林动的手,在林动脸色绯红的表情下,两个没长大的帅哥美女一起冲回了房间。

星梦此时回过头,对着我爽朗一笑,喊道:“其实你们人类还不错,也不都是坏人。大叔你不错。”

说完,两个人就蹦蹦跳跳地消失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喃喃道:“大叔?诶,我可比你小多了。”

评论
热度(4)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