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骨动】部分三部中的原文整理(阴阳)

……妈的。阴阳的全是刀。

大半夜被虐死了!


---------

      牛老和能哥已经冲到了中央广场上,牛老眉头紧皱,往前走了几步,指着天上的男子大声吼道:“林动,你好大的胆子,敢打上门来?”

  

      我当然认识这个人,他是林动,也是十常侍的老大,是星梦的丈夫,更是救亡者中的长老。我两年前和他交过手,那时候的我在他眼里就是一只蝼蚁。

  

      至于现在,我依然感觉他实力在我之上,甚至应该在牛老和能哥之上。不过,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缩小了很多,至少我感觉到他的灵觉强度,应该和我在伯仲之间!

  

      不过这金色的火焰真是很厉害,而且居然遇水不灭,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军事基地内流窜,所过之处要么爆炸,要么烧毁,整个军事基地被他一个人就毁的七七八八了。

  

      “我只是来接我妻子回家,仅此而已。今日若有人挡我的路,我便开杀戒。牛万古,应该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最好不要自寻死路。”

  

      林动从空中落下,恍如魔神,杀意盎然,面如寒冰。

-----------------

我和芸芸众生站在一起,看着林动的金色火焰在这偌大的军事基地里流窜,所有人都在恐惧。
  
  但是所有试图逃走的人,全都被杀死了,那些身穿带有“十”字花纹的灰色外套,手上握着巨大的镰刀,收割着人们的生命。
  
  牛老和能哥肩并肩站在一起,我看见他们的脸色变的非常凝重,那是我从未见到过的表情,非常的紧张,黑蛋在我身边,它甚至看见了能哥脸上流下的汗水。
  
  林动很强,这是一个笼统的概念。
  
  牛老和能哥也很强,这也是一个笼统的概念。
  
  林动比牛老和能哥加起来还强,这是我现在看见的现实,也就代表了,如果林动要开杀戒,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走。
  
  但是显然他没有滥杀无辜,只是林动看我们所有人的眼神,就好像是我们看地上的一只蚂蚁的眼神,甚至连渺视都没有,因为你不会去渺视一只蚂蚁,更不会无聊到故意去杀死一只蚂蚁。
  
  这就是林动看我们的感觉,在他面前,我等皆是蝼蚁。
  
  牛老回头对着警卫喊道:“去把星梦带出来,快去!”
  
  片刻之后,星梦穿着一身的白色长裙,面带微笑地走了出来,她的美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惊叹,甚至连我身边的黑蛋都吃惊地说道:“怎么会有人这么漂亮?”

---------------------------------

  能哥拉住了我的手,对我大声说道,此时林动一皱眉头,手臂一挥,一道金色烈焰直扑能哥而去,能哥面色一沉,双手幻化出一片光影,将这团金色的火焰接住,再甩了出去!

  

  “林动,你不要太嚣张,这里是国字号第五组的地盘,你真以为你能够横着走了吗?”

  

  能哥抬起头,目光如剑一般看着林动,而林动只是一声冷哼,左手微微抬起,手掌一转,背后有九条火龙浮现出来,这九条金色的火龙就在他背后的空中穿梭,巨大的热浪席卷而来,四周的很多人都被吹倒在了地上。

  

  “灭!”

  

  林动伸手一点能哥,就九条金色火龙中的一条从空中落下,直冲能哥而去,能哥虎吼一身,双臂在胸前交叉,世界之术放出,这金色火龙一入他面前五米之地,便开始分解,但是能哥也在这火龙的冲击下被震到了墙角边上。

  

  林动此时又一抬手,再次一点能哥,又一条金色火龙从他背后冲了出来,这一回,能哥再无阻挡之力,被金色火龙轰击在了墙面上,世界之术被打散,他口吐鲜血,整个人浑身被金色烈焰包围,危在旦夕。

  

  牛老快步走到能哥身边,大袖一扫,金色烈焰被他卷成一团扔向远处,但是能哥已经重伤昏迷,浑身皮肉被大面积烧焦。

  

  “林动,还请不要出手,留我等一条命。”

  

  牛老对着林动拱了拱手,微微弯腰,这位国字号第五组的领导,强大的牛万古,如今竟然对着别人弯腰认错,这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吃惊不已,一时间鸦雀无声,安静的很诡异。

  

  “哼,萤火之光岂可和皓月争辉,一群蝼蚁罢了。”

  

  林动的眼神里带着对牛老和能哥的蔑视,不再说话,而是同样看向了我。他和星梦一起看着我,他们都在等待,等待我的回答。

---------------------------------------

  我慢慢抬起头,坚定地看着天空中的林动,拱了拱手,高声说道:“你是我的前辈,我在你眼里,也许和这里的芸芸众生一样是个蝼蚁。你高高在上,觉得给了我机会,我就一定会给你们走,因为你一出手,我可能就会命丧于此。但是,曾经有一个很霸道的人对我说过,他说,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不能给我们这一脉的人丢脸。这个人叫罗焱,他是我的祖师爷,是个爱抽烟,爱显摆,但是特别厉害的人。星梦告诉我,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还告诉我,罗焱是造天者。其实,我不明白你们口中的真相。只是,在这里,有我的朋友,兄弟,喜欢的人。所以,就算我要去看真正的世界,我也不会抛弃他们。所以,我不能给你们走,而且,我师父告诉我,如果我想跟上他的脚步,就要灭掉整个十常侍。因此,我们还是敌人。你可以在这里对我出手,而我,不会退缩。”
  
  我就这么站在众人面前,站在广大空旷的中央广场上,站在一只手就能碾死我的强者对面,坦然地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这两年来,我其实最大的收获,不是学会了很多的法术,不是道行的精进,而是我的心更坚定了。我保护不了所有的人,但是至少,我要保护我爱的人。因此,如果你要杀我,请动手吧。”
  
  我不知道用不卑不亢这句话来形容此时此刻的我,是不是合适。
  
  但是,我的确是很平静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席话,然后坚定地看着林动。无所谓生死,也无所谓我身体里的那股子傲劲,只是我不能抛弃背后的黑蛋,恋心儿,因为,他们是我的家人。
  
  林动沉默了,星梦也沉默了,接着林动眼神低垂,左手打了个响指,天空中七条金色火龙直冲我而来,他到底还是动了杀意!

-------------------------------------------

  “你若是能在这七条火龙下逃生,我可以放过你一次。”

  

  林动的声音里带着倦怠,似乎是对于眼前的画面感到无聊。

  

  火龙在我背后怒吼,不时地喷出金色的烈焰,这金色的烈焰居然也能在空中穿行,非常可怕而诡异,我在火中穿梭,放出数道剑芒,将火焰劈散,一次次死里逃生。

  

  要不是半魂体能够滑行,我借助四周墙壁反弹,或许现在的我早就已经被这火龙吞噬了!而且,能哥只能硬拼一条火龙,我估计自己一条火龙都抗不下来,绝对不能和它们正面对抗!

  

  我就像是一只小虫子,九条火龙的吼声震动整个军事基地,所有人的眼睛里充满了紧张。

  

  此时黑蛋跳了出来,想接应我,结果林动一挥手,一片火海洒了过去,黑蛋被火海击中,爆退数米。

  

  “别碍事,小妖怪!”

  

  林动傲慢地吼道。

------------------------------------------

  黑蛋他们一走,我化作黑色的鬼气,看着星梦,此时的她满脸挣扎,最后还是慢慢走到了林动的身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林动的手心。
  
  “林动,我们回去吧,我们的日子还长,这个身体还需要,不要因为这些虚假的人和事物而自我毁灭,那样不值得。”
  
  然后她缓缓抱住林动的身体,让我吃惊的是,能够焚烧一切的金色火焰居然没有伤害到星梦一丝一毫,星梦抱着林动,一个火焰一样的男人,一个飘逸出尘的女神,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金色的火焰渐渐变小了,林动开始恢复理智,眼神里也有了神,他收住了释放的火焰,最后冰冷地看着我,低声说道:“今日你给我的羞辱,我记住了。你总要来找我,到了那时候,我会将你的灵魂和肉体一起毁灭,无论你的身体里有谁的血脉,都救不了你!”

----------------------------------

徐福来了,在一切大战结束之后。

  

  我看着徐福的出现,有些抱怨地说道:“前辈,你怎么不早一点出现,不然说不定能够拿下林动。”

  

  然而徐福却表情严肃,甚至可以用悲伤来形容。他看了看四周只剩下残壁的军事基地,双眼之中的魔焰微微晃动,轻叹道:“诶,也许是我自己不想及早出现,有些人,有些事,我的确不想面对。”

  

  我没明白徐福的话,从地上艰难地站了起来,身边没有人扶我,我浑身都是伤,可是脸上却带着笑容,至少我这一次的作为,拯救了这里数十条生命。

  

  “端木森,林动和我颇有渊源,我来这里其实是希望你将来放他一条生路,他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孩子。”

  

  一般来说,只有两种人会将敌人称为自己的孩子,一种是父亲,一种是师傅,徐福这一身的骷髅模样,很显然林动不是他的孩子,那么就是他的徒弟。

  

  想到这一层,我心中虽然震动,但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话锋一转,问道:“星梦告诉我,这个世界是假的,她说我生活的环境,我身边的人,身边的朋友都是虚假的,这是真的吗?”

  

  徐福一惊,似乎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一时间竟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表情之中有几分尴尬。

  

  “花非花,雾非雾,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宜知道,但是将来有一天,你总会想明白的,端木森,你的未来永远都是一个谜。”

--------------------------

      “对了,给你个忠告,不要让徐福和林动见面,否则,你会很麻烦。另外,那头狰的身体内还有妖元,你可以带回去给那头小狼妖和你腰包里的小蛇吃了,很补的哦。”

-------------------------

  司马天却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只是来给你提个醒,天华老头如果和你动手,你可别惹怒了他,不然他会控制不住,下杀手的。而且,这老家伙要是发起疯来,很难阻止。另外,最近徐福有可能会回国来,林动和他不能相见。”

  

  这一点,之前我就知道了,但是心中还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人不能相见,考虑到林动和徐福都是用金色的火焰作为攻击方法,或许两人之间还有什么渊源呢。

----------------------------

  我正想奔过去追击,却被司马天拦住了,他开口说道:“我之所以放他走,是让他把我灭了十常侍上百个干部的消息带给林动。林动的脾气古怪,肯定会勃然大怒,不遗余力地来犯。到了那时候,你守株待兔即可,来一波,你就灭一波,等十常侍的干部都死在上海了,就是你出发,攻破十常侍的时候了。”
  
  司马天居然在刚刚交手中,还有如此算计,我看着这位通天会的大长老,心中充满了震惊。此时他脸上渐渐恢复了笑容,摸了摸我的头,转身说道:“我带你去看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也是蒋天心和罗焱希望你看见的,是你们这一脉的传承。”

----------------------------

  当我再抬起头的一刻,司马天已经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的耳边还有他的声音传来。

  

  “林动也师出通天会,但是他却和你不同,被力量蛊惑。你替我去清理门户!”

  

  接着我看见天空中有一点白光落下,落入了我的眉心之中,刹那间,我背后的星图自动打开,只是这一次,我的星图内已然自行演化出了宇宙无穷!

-----------------------------

  只是,已经体力透支的苦奴,已然没了和我拼命的力气,白起出现在他的背后,杀神剑银光一闪,苦奴这个老头的项上人头就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我从今天的战斗开始到此时,十常侍上千号人毙命,死在了上海。而我的团队之内,无一人受伤,可以用完胜来形容今天的战斗。
  
  但是,此时的我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我举起无线电,听见众人在无线电内高声谈笑,似乎都很喜悦的样子,我很冷静地说道:“各位,今晚辛苦了,我让金亮和国字号第五组的人过来处理尸体,你们明天一早再回来,我们到时候开瓶香槟,好好庆祝一下。”
  
  说完之后,我关闭了无线电对讲机,也将手机关了机,接着从吉他箱里拿出了赤霄宝剑,放出莫良,两大鬼神飘浮在我身边,即便是强如莫良,此时都面色凝重。
  
  “他们今天不会回来了,暂时安全。那个家伙距离我们还有多近?”
  
  我开口问道,莫良闭上眼睛,片刻之后指着天空说道:“五分钟内,一定会到。”
  
  今晚的战斗远远没有结束,林动的疯狂超出了我的想象,莫良感觉到了一股气息极强的灵觉进入了上海,这是莫良第一次有强烈的不安感,并且告诉了我。
  
  那一刻我就知道,星武这个神秘的高手来了。
  
  如果他真的比林动还强,那么其他队员留在此地非但帮不上什么忙,还有可能碍手碍脚,所以我支开了他们,独自迎战。
  
  夜风有点凉,五分钟的时间听上去很短,但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很漫长!
  
  我闭着眼睛,四周很安静,整条街都没有人,也没有动物,很空旷,也许一个小时之后,这条街就不复存在了,我这个土财主买的第一条街,就要被毁了。
  
  我能想象此时的林动,站在自己的总部内,这盘棋对弈到了现在,是他第一次强势地将我的军!如果我能度过这一关,就是我反将军的机会!

--------------------------

  断情人站在我的身后,眼睛却一直看着星武,冷漠地说道:“你妹妹和林动,都已经疯了。你也跟着疯,是想我灭了你吗?”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星武哑口无言,久久没答上话来!

--------------------------

  “我再问一次,你是不是要和林动一起发疯,如果是的话,今天我会让你在这个世界里陨落。星武,你应该明白,我要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蚂蚁。”
  
  断情人的话很霸道。
  
  我看着身边这个脸上戴着面具的男人,我竟然有一种错觉,即便他和罗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我却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了很相似的一点。
  
  抗争,霸道,不屈!

------------------------------------

最奇怪的是,我还见到过一位骷髅怪人,戴着这枚戒指来到,他气势惊人,而且和星梦女神,林动大人都是老相识。不过后来,好像双方爆发了冲突,这个骷髅怪人被轰了出来,两边弄的很不愉快。然而,那一回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林动大人没有追杀这个骷髅人,好像是故意不愿意追击的。

-------------------------------

      “我一直很奇怪,很多人都告诉我,林动不能和徐福见面,这是为什么?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忍不住问道。
  
      力天均摇了摇头,看着远处黑暗的大地,仿佛是在望着圣焰古堡,他轻声说道:“林动十多岁的时候认识了徐福,徐福身上有魔火的种子,而林动却是天生的魔火之源,徐福赏识他,收他为徒,将他捧在手心里,将一切都传授给了他。可以说,林动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徐福造就的。虽然,很多人都不喜欢林动,说他脾气古怪,说他心底不善,但是徐福这个傻老头,还是一直宠着他。结果,最后林动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也为了证明自己才是通天会真正的依靠,退出了通天会,和一群徐福的敌人勾结在一起,成立十常侍,还建造了这座狗屁的圣焰古堡。圣焰古堡?圣焰?真是可笑,真是悲哀,明明自己用的是魔火,却非要说这是圣焰,连承认自己是魔的勇气都没有,还妄想成为万人尊敬的强者,成为通天会的核心,痴人说梦!”

----------------------------------------

前方的椅子上,林动闭着眼睛,坐的很直,星梦坐在他的身边,两人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相框和几颗巧克力。

  

  “头领,端木森已经带到了。”

  

  两个守卫低头说道,林动挥了挥手,两个人退了出去。

  

  此时,我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照片,这张照片我看见过,在大叔的相册里,也被徐福随身收藏着。如今我知道,这是当年通天会的合影,林动就在其上,是个双手冒火,面色稚嫩清秀的年轻人。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派了那么多人去请你,不过你也没让我失望,连星武都败在了你们这一方的手下,是我没想到的。”

  

  林动睁开了眼睛,声音很平静,听不出火气,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出四周的气温好像上升了几度。

  

  “是的,你让赵云倾带给我这个戒指,意思无非就是要我来见你。那么,如今我来了,一个人来赴你的约,不算失礼吧。”

  

  我同样很平静地说道,走到一边,拉出了一把椅子放在了林动的正对面,接着我一屁股坐了下来,和他面对面,眼神对眼神。

----------------------------------

  “这只是真实世界的一些影像,我们曾经和这样的强敌战斗过,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不是罗焱,或许真实的世界早就破碎了。但是,如今罗焱已经不在了,而他的血脉,却传给了一个在我看来是个废物的人身上,这个人就是你。”
  
  林动当着我的面骂我是废物,我皱紧了眉头,却没回嘴,他冷哼一声,继续说道:“我强攻通天会,除了司马天这个在真实世界实力超群的强者以外,其他人我一个不留全都杀了。包括通天三魔,包括朱战,包括很多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人。我发现,他们真是太弱了,还来挑战我,真是不自量力!司马天也是个悲剧,他们和我立下盟约,不能对我出手,所以他眼看着这么多的人死去,却不能杀我,真是可悲!不过,更可悲的是,他明明知道这些人都是虚假的,明明知道这个世界是虚假的,他却还因此迁怒于我,说我违背了通天会的精神!哈哈,可笑!什么通天会的精神,在我看来都是狗屁。没有了力量,没有了罗焱,这个世界早就荡然无存了,罗焱依靠的难道是什么通天会的精神吗?他依靠的是力量!是高深的道行!司马天连这一点都不懂,真是一个愚蠢的人。”
  
  林动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起来,我却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心跳加速,满脸潮红,眼角痉挛。
  
  “通天会的人,是你杀的?李岩老头,王昆仑老头,他们都是你杀的?”
  
  我一字一顿地问道,声音里有压制不住的怒意。
  
  林动看了我一眼,很蔑视地冲我点了点头,然后冷冰冰地说道:“是我杀的,一群废物而已。”

----------------------------------------------


  林动踩着火焰走出了红色大门,冷哼一声,说道:“真是没用,真是废物,真是垃圾!”

  

  他连续骂了我三句话,我却没办法回嘴,因为一开口,鲜血就顺着我的嘴角往外流。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被他一掌就打的如此受伤,这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

---------------------------------

  林动一挥手,背后又有两条火龙从空中落下,冲着我扑了过来,我正要艰难地抬起手,放出阴阳双鱼图自保,却看见走廊的另一边,竟然还有另外的两条金色的火龙冲了过来,四条火龙互相对撞,引起了惊人的爆炸,我被劲风吹了出去,最后却被别人接住了。
  
  我一转头,竟然看见了徐福!
  
  他那张只有骨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空洞的眼睛里闪烁着黑色的火焰,我知道,黑色的火焰表示了他现在心中有着惊人的杀意!
  
  “前辈,您怎么来了?”
  
  我虚弱地问道,他却没有回答我的话,将我放在地上之后,迎着林动走了过去,身上同样冒出了金色的火焰,气势惊人!
  
  “师傅,你还是来了。”
  
  林动轻声说道,在徐福的面前,他多少收敛了一些刚刚嚣张的气焰,我往后挪动,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如果我不来,你就会杀了端木森,也就断了罗焱的血脉。动儿,我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帮助端木森成长?”
  
  徐福开口问道,声音很平静,但是我能听出,他这话是从内心深处问出来的。
  
  林动忽然笑了,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大笑不止,最后他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为什么我要帮助他?师傅,你看看他。在真实的世界里罗焱22岁的时候,已经灭掉了补天一族,可是端木森呢?你看看他,连救亡者都打不过,连我的一招都挡不住,他拿什么去拯救世界?我一直想问你们,难道罗焱当年的选择就一定是正确的吗?你们为什么都认定端木森就是真正的那个人?我就不信,我相信自己的力量,我相信只要我足够强大,总有一天能够成为第二个罗焱!如今,星梦回到我身边了,罗焱不存在了,你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帮助我?”

----------------------------------------

  面对林动的反问,徐福却叹了口气,说道:“就算如此,为什么要在这个世界里造下如此多的罪孽,为什么要杀那么多的人?”

  

  林动嘴角再次露出了冷笑,冷漠地说道:“他们都是假的,这是一个虚假的世界,我不过是杀掉了一些不存在的人而已,在我看来,无所谓啊!”

  

  这一刻,徐福手中有烈焰燃烧起来,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很坚定!

  

  “林动,你又怎么知道,我们的那个世界不是假的呢?真真假假,或许只有那个还未觉醒的恐怖男人,以及消失的罗焱才弄的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宁愿冒着被封印力量,也会来到这个世界帮助端木森的原因。或许,我们才是虚假的,而这个世界的一切才是真的。林动,你相信力量这没有错,可是,司马天说的对,你已经忘记了通天会的精神。诶……”

  

  徐福这一声长叹,带着浓浓的无奈。

  

  而林动双手上同样有金色的烈焰燃烧起来,低声咆哮道:“无论真假,我手中的圣焰才是我的依靠,我只相信我自己,我主宰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师傅,我不想和你打,但是若是你阻碍了我的路,我会连你一起灭掉!”

  

  林动话音刚落,徐福一身骨头也被金色烈焰包裹起来,只听见徐福低声说道:“这是魔火,你连自己是魔都不敢承认,看来,你真的变了太多太多!”

-------------------------------------


  我看着前方的这一对师徒,强如他们已然是平凡人眼中的神仙之流,然而,他们却比平凡人还要悲哀,徐福没有想到,林动也没有想到,互相依靠的一对师徒,在今日,却会在这宫殿之中,以相同的招式厮杀。
  
  世事难料,命数多变……

------------------------------

这是我看见最狂野的战斗,空中,地面,墙壁上,到处都是烈焰的痕迹,金色的火光映满了我的瞳孔。

  

  四周的温度上升了十来度,整个楼层都开始有些摇摇欲睡起来,烈焰烧毁我能看见的一切,两名守卫早就被金色的烈焰烧成了灰。

  

  但是这一对师徒却难分高下,火龙在空中穿行,咆哮的声音已经有一些震麻了我的耳朵。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条火龙在互相碰撞之后,消失不见。我也记不清,面前的两个人到底对轰了多少拳。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两个人都太有气势了!

  

  “嘭,嘭,嘭……”

  

  拳头和拳头的对撞,引来了强悍的气浪,金色的光波在古堡内乱窜,此时此刻,只有我和星梦在观战。

  

  我坐的比较远,星梦却就站在林动的身后,但是却没有一丝火光能够烧到她。

  

  “师傅,为什么你不理解我!为什么你不帮助我!我只是想创造我所能主宰的世界,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联手!”

  

  林动大声地怒吼,徐福却没有回话,两个人的拳头上包裹着烈焰,对撞的时候,产生的火花,在空中变成黑烟,看起来非常刺眼。

  

  在两个交手了上百招之后,林动往后一跳,拉开了他和徐福之间的距离。随后,脸色越来越阴沉的林动举起双手,我看见四周的灯光开始暗淡下来,接着我感觉到整个古堡内所有的阵法和结界都在渐渐失效。

  

  之前谭凤对我说过,整个圣焰古堡所有的能量来源都是林动提供的,这分散了他很大一部分实力,可是如果他将能量回收,就能够发挥出远高于现在的实力,也就代表了他开始发疯发狂!

--------------------------------

  此时徐福和林动对打还是平手,但是如果林动收回了分散的能量,徐福是不是能够应付呢?我不知道,此时的我,想要参战,可是身体各个地方都在发疼,我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却只能用手扶着墙才能站稳。
  
  “师傅,我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一定要阻挡我的路,是不是一定不肯帮我?”
  
  四周的墙壁上所有的灯光全都熄灭了,我往窗外看了一眼,还有整个圣焰古堡最外层的结界还没消散,这应该也是林动分散出去最多的能量,最外层的结界消失,就代表,林动马上要开始大开杀戒了。
  
  徐福看着面前实力越来越强的林动,他只是平静地说道:“你若是肯回头,便还是我的动儿,你若是不肯回头,我也只能以性命相搏了。”
  
  但是,林动的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我看见外面的结界一瞬间消失了,接着金色的光线从圣焰古堡的外围涌进来,最后汇聚进了林动的身体内,林动眉毛开始燃烧,头发也在燃烧,身上所有的衣服都在一瞬间被烧光了。最后,这些火焰覆盖在他的全身,他冷笑着说道:“全力状态,真是太棒了!”
  
  我冲着徐福大声喊道:“前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撤吧!”
  
  然而,我的话,却还没说完,徐福就已经冲了上去,向着林动,向着他的徒儿,又一次挥出了拳头,但是这一回,徐福的拳头打在了林动的脸上,林动却没有躲,更没有后退一步,他正面挨了徐福一拳,却毫发无损!
  
  “师傅,你的能力被限制的太严重了。如今的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别挡我的路了!”
  
  说完这句话,林动的手臂极快地抬起抓住了徐福的手腕,接着手腕上有烈焰冒出来,林动的金色火焰窜上了徐福的身上,金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我竟然一时间分不出来火焰的归属!

------------------------------------------


  只是,我看见徐福的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然而,林动却并没有罢手的意思,抬起脚对着徐福狠狠踢出,徐福被他的一脚踢的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黑色的石柱上!

  

  石柱上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徐福缓慢地从墙壁上落下来,这一脚,他被林动踢伤了!

  

  林动一展手臂,背后幻化出五只金乌,这五只金乌就好像是被火焰覆盖的大雁,盘踞在林动的背后,他看着徐福,轻声说道:“师傅,我早就超过你了!”

  

  接着他一指徐福,五只金乌直冲徐福而去,徐福背后的黑色石柱在顷刻间被打碎,接着徐福浑身巨震,撞在了我身边的墙壁上,我看见他白色的骨架上露出了一道道可怖的裂纹,眼睛里的黑色火焰,也已经暗淡了下来。

  

  他浑身骨架上的烈焰,此时也开始慢慢熄灭,他不能吐血,不过我知道,他已受了重伤!

  

  徐福的双手耷拉在地上,低着头,虚弱地说道:“真是出师了,连金乌都能放出来了,果然,你是修炼魔火的天才。”

  

  徐福的话说的很轻,我却听的很真,我艰难地走过去,拉住徐福的手,想要带他离开此地,他却摇了摇手,对我说道:“端木森,我走不掉了,这是我的命运,我躲不开的……”

-------------------------------------


  林动没有继续追击,他站在我们的对面,正在欣赏身上的火焰,脸上露出如同孩子一般的笑容。而在此时,徐福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心口金光缓缓渗透出来,接着我竟然被徐福强行引导,进入了他的梦境世界内。
  
  徐福的梦境世界只存在两种事物,黑暗和火焰,天空中有火焰穿行,地面上却是一片漆黑,接着,我开始进入他的记忆,开始审视这位强者的一生。
  
  我看见年轻时候的他,身为战国时代的方士,他一心修仙,最后却为秦皇求仙药,到了传说中的蓬莱仙岛,一入岛,他被岛上仙气催化,魂魄飞升,进了天庭,留下了一具身躯,这一具身躯之中包含着他诸多罪孽,渐渐演化成魔,化作一具白骨,这便是我眼前的徐福。
  
  他夺来魔火之种,炼成魔火,出世成魔,杀人如麻,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最后,却为了保护魔道中人,而硬接了断情人的一百招,被断情人打成重伤,封印自我,一睡千年。
  
  醒来之后,他加入通天会,和罗焱等人发生诸多奇妙旅行,却也遇到了一个真心想收的徒弟,这个徒弟便是林动,身有魔火之源,与身俱来便是修炼魔火的好材料。
  
  徐福不辞辛劳地教导他,保护他,将一切都倾囊相授,甚至最后还将自己的魔火之种分了一半给他,让他实力大增,成为通天会的战将。
  
  在他的记忆中,林动是个沉默但是听话的好孩子,是他的好徒弟,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这个自己保护了十多年,倾尽了心血的孩子,如今却会以魔火杀他。
  
  我走到徐福记忆尽头的时候,看见一张笑脸,那是年少时候的林动,拉着一脸灿烂的星梦在街道上买巧克力吃,吃的满嘴都是巧克力酱。
  
  徐福和罗焱哈哈大笑地跟在他们身后,徐福对着林动大喊:“小子,擦擦嘴,多难看啊!”
  
  罗焱则对星梦大喊:“妹妹啊,你要是再吃巧克力变成胖妞了,就不好看了啊!”
  
  谁也不曾想到,多年后的今天,林动会变成十常侍的头领,星梦会变成一个阴郁而心机深沉的女人。更没想到的是,如今罗焱消失,而徐福,却要被自己的孩子杀死。

----------------------------------------------


  我从梦境之中出来,看着身边虚弱的只剩下一口气的徐福,他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你是命运决定的那个人,你注定不会死。我一直阻止林动,是因为,我知道他和你对抗,他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毁灭。我不想他死,他是我的徒弟,所以,求求你,一定放过林动,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只是,走上了歧路,求求你……”

  

  徐福的声音在我耳边消散,我看见他眼睛里的黑色魔火熄灭了,就好像是风中的残烛,不再会燃起。

  

  即便到了毁灭的最后关头,他心里想的还是林动,想的还是他这个不孝的徒弟!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福会认定,林动和我对抗一定会毁灭,或许他是窥伺了一些天机。他和林动对决,也只是希望避免林动和我的对战,因为他害怕林动会因为命运的偏袒,而被杀死。

  

  一个曾经成魔的男人,一个曾经掀起灵异圈腥风血雨的男人,一个以魔火敢逆天的男人。最后却这么悲凉地死在了我的身边,千年之前,在那个林动所说的真实的世界里,他为了保护魔道,而被打成重伤,极度濒死。

  

  千年之后,在这个世界里,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徒弟,为了拯救自己教导出来的林动,而奋力搏杀,最后却死在了自己土地的手中。

  

  我拉着徐福的手,白骨已然变冷,他真真正正变成了一具骨头,再也不会醒来了。

  

  “他是你的师傅,就算你认定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可是他是真实的,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

  

  我本以为我的质问会换来林动的悲伤和歉疚。

  

  然而,我失望了,林动只是看着身上汹涌的烈焰,冷冷地回答道:“他挡我的路了,所以,我只能杀了他,我给过他机会,他自己没有把握住。”

  

  这个回答,让我的心发冷!

----------------------------

我和徐福认识的日子不久,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师傅房间的相册里。
  
  那时候我还奇怪,为什么他们拍合照,还要搞怪,弄一具人体骨架标本来,这骨架标本的手上还拿着一本《花花公子》杂志。
  
  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一具骨架,他是徐福,活了数千年,好色却心中存有大义。
  
  在列车上我们第一次相遇,他调侃我太弱了。在日本,他出手救了我,打败了前鬼和酒吞童子。
  
  在台湾,他虽然不如罗焱强大,但是却坚实地保护着我,为了救大叔,不顾一切。
  
  只是,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他的心里藏着这么多的秘密,我才知道,数千年的时间留给了他太多太多黑暗的回忆。
  
  他猥琐的笑,是因为那一双空洞的眼睛里再也流不出泪了。
  
  他喜欢泡妞,是因为这样可以掩饰他内心中深深的寂寞。
  
  他看着霸道,是因为他要保护的人太多,他不能示弱。
  
  谁又明白,徐福的心中有多悲伤,一具被抛弃的魔躯,虽然是魔,可是最后却做了英雄一般的壮举。一生无儿无女,全心全意地教导的徒弟,最后却终结了他的生命。
  
  我背靠着墙壁,我的腰包里还放着徐福送给我的那张合照,上面有罗焱,有徐福,有林动……
  
  只是,如今徐福已经变成了一具白骨,而林动就是杀他的凶手。

---------------------------

  因为,鲜血天机眼能够吞噬敌人,并且将敌人的能力短暂复制,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我,拥有了和星武一样的实力,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足够干掉林动了!

  

  同一时刻,我的身边,白骨身上的烈焰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眼睛里的火焰猛然间亮了起来!

  

  这把老骨头,终究,死不了!

-----------------------------


      徐福身上的火焰渐渐消失,但是空洞的双眼之中,黑色的火焰再次升腾起来,身上的气息渐渐回来了。
  
      只是,一向话多的徐福,复活之后,却没有说话,一直紧握着双拳,站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我看见他紧握的双拳之内,有火焰吞吐不定。
  
      就在此时,对面的力天均和林动对拼了一拳之后,从废墟里跳了出来,两个人身上都留下了不轻的伤势,看起来竟然是打成了平手。
  
      两人同时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林动的眼神里露出了深深的吃惊,指着徐福说道:“你,你竟然还没死!”
  
      徐福没回答他的话,而是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让我自己来清理门户吧。”
  
      这句话里带着几分恳求的语气,但是我却摇了摇头,平静地回答道:“已经不需要你出场了,你也不能在出场战斗了,现在,林动是我的!”

-----------------------------------

      但是,当灰尘落下之后,我看见在废墟之中,站着三个人,三个根本就没有逃走的人,两道火光冲天而起,我看见林动抱着星梦,他的头上流下了鲜血,似乎是在爆炸之中受了一点伤。但是,他对面站着的却是同样没有躲避的徐福,一身白色的骨架被火焰包裹,重生之后,徐福就一言不发。

  

      “师傅,刚刚为什么要救我?”

  

      林动忽然开口问道,他此话一出,倒是让我吃了一惊。看来刚刚的古堡主楼倒塌爆炸,居然还是徐福救了林动。

---------------------------------


      而林动吐了一口鲜血之后,双手摊开,眼神里充满了哀伤。这样的哀伤,我看不懂,但是我知道,他也一定未曾预料到,最后还是输给了我。
  
      不管是我的奇遇也好,不管是帮助我的人多也罢,但是,最后的结果,林动还是输了。就像徐福说的那样,他想保护林动,因为他知道,林动肯定会被我打败,这是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
  
      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却还是深深地看着林动,紧握手中长剑,坚定地说道:“林动,你输了!”

---------------------------------

  “师傅,我这招怎么练不好啊?”

  

  满脸稚气的林动站在徐福的面前,手上冒出来的火焰还是黑色的,很小很虚弱。

  

  徐福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上的杂志,瞄了林动一眼,说道:“注意力不集中,就无法控制魔火的强度,不过你已经很努力了,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孩子。”

  

  听见徐福的表扬,林动撇了撇嘴说道:“你老这么说,其实我知道,自己很笨的。不过不要紧,我会努力的,我会比所有人都努力!”

  

  接着林动转身,继续练习,汗水顺着他的脸颊落在地上,背后的练功服都已经湿透了。

  

  徐福看着自己唯一的弟子,忽然开口问道:“动儿,你将来有什么梦想吗?”

  

  林动听见徐福的话,转过头来,憨厚地笑了笑后说道:“我想变的比师傅厉害,我要跟上罗焱大哥的脚步,然后保护身边的人!”

  

  那一刻,阳光洒在这一对师徒的身上,林动的汗水打湿了练功场的地面,他的笑容如此朴素。

  

  然而,这一对命运坎坷的师徒,却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互相搏杀!

  

  徐福缓缓走到了我的身边,异常沉默的徐福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道:“这个不肖的徒弟,还是交给我吧,我毕竟是他的师傅。”

  

  我看着徐福的脸,虽然这张脸上只有骨头,但是我依然能够从它的语气里感觉出深深的疲惫和心酸。

-----------------------------------


  金色的火焰在大雨中没有熄灭,但是却也无法蔓延开,火光照亮了徐福和林动的脸。徐福一伸手将虚弱的林动从地上抓了起来,接着用手擦掉了林动脸上的泥土和血迹。
  
  林动看着徐福,轻声说道:“师傅,如果你现在不动手杀掉我,我只要缓过劲来,还是会和你们作对的,所以,下手吧!能死在您的手里,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很有尊严的死亡方式。”
  
  这一刻,我看见徐福想要张开的嘴慢慢地合上了,他想说什么话呢?或许是想说服林动吧,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

“我能骗得了所有人,师傅,我怎么就是骗不了你呢?”

----------------------------------

  林动慢慢地跪在了地上,双膝埋入了泥泞的土地中,他抱着徐福的腿,嚎啕大哭了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很不甘心孩子在寻求大人的安慰。
  
  而这一刻,徐福抬起头,仰望阴霾的天空,雨水打落在了他的脸上,他缓缓伸出右手,这只洁白的手骨轻轻地放在了林动的头顶上,抚摸着林动的头发。
  
  林动的哭声渐渐停息了下去,而我也看见徐福手心里有烈焰燃烧了起来,但是林动却没有抵抗,烈焰烧遍了林动的全身,林动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我听见,在他彻底化作黑色的灰烬的最后一刻,他轻声地说道:“再见,师傅。端木森,好羡慕你啊……”
  
  大雨磅礴地落下,广袤的大地上传来隆隆的回响,远处是巨大而断裂的宏伟宫殿,而在我的面前,堪称一代枭雄,十常侍的头领,林动在金色的烈焰中,化作了黑色的灰烬。其实,若是他抵抗,这金色的火焰未必能烧死他,也许,在林动死前最后一刻,他的心已经疲惫的无法再继续跳动下去了。
  
  徐福将黑色的灰烬收敛了起来,捧在了手心里,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转身走来。
  
  他没有眼泪,因为无法流泪,但是我知道他很悲伤,如此沉默的徐福,让我有些陌生。

---------------------------------------

他向着远处走去,力天均此时挡在了徐福的身前,高声说道:“林动也已经死了,只要你愿意回来,愿意继续做魔尊,我和雪山神教都会帮助你的,徐福,只要你肯回来!”

  

  徐福看着面前的力天均,在他的记忆里,我曾经见到过力天均,当年他追随者徐福,梦想着成为徐福,成为魔尊,但是最后徐福却背叛了他的信念!

  

  “回不去了,我累了,天均,我真的累了……”

  

  大雨之中,徐福越过了力天均的身边,走向了远方,渐行渐远。力天均站在雨里,双拳紧握,仰起头大声地怒吼:“啊!”

  

  一声长啸,他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这一天的大雨,很冷,浇透我们所有人的心。

  

  这一天的天空,很黑,仿佛不会再有光明了。

  

  徐福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徒弟,林动的野心也在今天终结,力天均的追梦化作泡影。


评论
热度(10)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