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骨动】部分三部中的原文整理(改命)

……改命。唉,不说什么了。

-------------------------


  “轰隆!”


  就在这一刻,火海之中掀起了巨大的爆炸,黑渊和万家林都吃了一惊,我急忙后退,回头一看,却见满地的火焰正在变成金色,一个男人,亦或者说是一个灰色的亡魂正从火焰中站起来。


  “火焰,火焰变成金色了!”


  黑渊颇有一些吃惊地喊道,但是我却觉得他吃惊的并非是因为火焰的颜色,而是因为眼前之人的面目。


  我等着他一点点转过来,记忆中却好似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相同的,我看见万家林的脸上也涌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他终于转过头来,我看见了一张清秀中带着哀伤的脸,所有金色的火焰围绕着他旋转,仿佛在亲近着自己的主人。


  “林动!”


  黑渊此时震惊地大喊了一声。

  金色的火焰,如同朝圣者,每一次晃动,都像是对正中间亡魂的朝拜。

  关于这个亡魂的故事有很多很多。他是白骨的徒弟,是魔火之源的继承者,在第一界中是崇拜罗焱的江湖后辈,在第二界中却是差点颠覆整个世界的罪恶组织十常侍的头领。

  但是无论他有多么神秘的来历,无论他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也已经陨落在了第二界中,成为了苍茫历史中的一粟。

  “林动!”

  黑渊和万家林几乎是同时喊了起来。

  亡魂站在火中,右手一点点举起,随后紧紧捏拳,火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流入了他的手中,地面上的火焰顺从他的意志,等待着他的召唤。

  “你居然帮万林!你可别忘了,要不是他的师傅,你还不至于死!”

  黑渊高声喊了起来。

  我自然也知道十常侍和师傅之间的关系,原本就有两座大山挡在眼前。如今没想到还有第三座大山,情况比我想象中更加艰难了。

  “我和端木森之间的事情早已经在第二界中终结,如今我借助魔火的意志显化,也将是我最后一次出现。”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走向了我。

  我警惕地不断后退。高声说道:“你莫要重蹈覆辙!既然是你最后一次显化,就该给自己一个好的结局,不要做错了一次之后却不知道回头!”

  他猛地一跃跳到了我的身边,我抬手举起魔火轰击了过去,拳头却被他一把抓住。

  “你就是万林。”

  我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敌意。就连声音也柔和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

  我低声问道。

  他却微笑起来,面对着我低声说道:“我不是一个好人,正如你所说的,我曾经走过歧路,做过很多错事,也给很多我的朋友造成过伤害。所以,我希望自己有一个好的终结。但是。有些心愿放不下,你能帮我了却了这些心愿吗?”

  我皱着眉头微微点头。

  “第一是关于我师傅,他一生命苦。原本为徐福成仙后留在人间的魔躯所化,千年前为保住魔道只身挑战断情人失败,千年后出事却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他这人好面子,所以心里有苦始终不会说出来,上一界中,我入了邪道给他带来了太多的伤害,所以希望你能代我保护他,可以吗?”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刻点了点头。

  林动依然微笑着,低声说道:“第二,我有一位深爱的女子,她是天下间最美丽的女子,原为上古大族公主,我认识她的时候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看着她被封于无边黑暗之中。之后却没有再见过面,我希望你将来若有一天见到她,请你代我向她说一句话。”

  此刻,林动凑近了我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随后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站直了身子。

  “我答应你。”

  我开口说道。

  “那就多谢了,我也算是你的前辈。早在第一界中我便存在,那时候的我被你太师祖罗焱的光芒所吸引,以为自己也可以变成如他那般灿烂的太阳,现在想来还是挺可笑的。你的太师祖为造天者,代表的是光与太阳,而你的师傅为逆天者,代表的是黑暗。我很期待你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作为对你师傅和我师傅的补偿,这一战还是由我来吧。关于魔火的用法,你且看好了。”

  林动笑着转身,他的样子这么多年都没变过,在上一世的记忆中曾经有见过他的照片,上面有还很年轻的罗焱太师祖,有满脸木讷的林动,还有一个非常美丽惊为天人的少女。

  他转身向着黑渊和万家林走去,举起的右手上猛地爆燃起一团金色的火焰。

  “我不是太阳,也不是黑暗,我只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只是一团火焰!我成不了改变世界的力量,但是至少燃烧的时候,我该轰轰烈烈。万家林,你本就是天道第二阶段衍生出的恶面,和黑渊不过是一丘之貉,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今天,就让我们这三个恶人好好来战一场!”

  林动双掌合十,身子微微躬起来,我看见火焰他身后一点点升腾起来,金色的火焰化作十只金乌,灿烂而灼热。

  “金乌十日!”

  万家林吃惊地说道。

  “你还真是疯狂啊,居然燃烧自己最后的意识来爆发出不弱于生前的力量。”

  就连黑渊的眼睛里也飘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说过了,我就是一团火焰,除了燃烧,我什么都不会!”


  就在此时,林动双手狠狠一挥,狂风席卷而来,十只金乌在空中穿行,展开烈焰般的翅膀,遨游在我灵魂深处。


  “黑气如潮,天地唯我独尊,林动,你莫要以为自己吃定我们两个了,说到底我们都不是活人,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黑渊感觉到了金乌的威胁,双手发出暗芒,随后狠狠往前一推,十只金乌在空中穿行,所过之处,火海重燃,就连吹过我脸上的风都带着一种异常疯狂的感觉。


  万家林站在火海中,红色魔火在金色魔火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儿见到了大人,还不得乖乖听命!


  黑渊打出的恐怖黑气摧枯拉朽地向着林动罩了下来,天空仿佛暗了一半。


  “黑渊,你本是罗焱的恶面,应该拥有极强的实力,但是奈何你恶性不改,如今的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还真以为你能压的住我吗?金乌冲天,绽放在这天地间,你以为黑暗能遮住一切,但是却遮不住我这团烈焰。“


  十只金乌猛地冲天而起,黑渊打出的黑暗不断被撕碎,我抬起头,看见火焰在空中燃烧,这是第一次,我看见在天空中流动的火海。


  “天机眼,我以火对火!”


  黑渊已经急红了眼,做了一个最不应该做的错事儿。


  在金色魔火面前,一切火焰都抬不起头来。


  天机眼的烈焰流动出来之后,才刚刚冒了个头就立刻被金色魔火吞噬了个干净。


  就在林动和黑渊激战之际,万家林却悄悄地走到了我的旁边,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握着红色魔火所形成的焰刀悄悄地逼近了我的身后。


  “死!”


  就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万家林一刀已经捅了过来,我背后皮肤一阵战栗,就地一滚,躲过之后抬起头一看,却见万家林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你什么都比不上我,你不会使用魔火,这些记忆也不属于你,这一切都是我的。我才应该做他的徒弟,要改变这个世界光靠善良是没用的,只有让世界每个人都记住你的恐惧,人就是这样的动物,所以你应该成全我,因为我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变革者!”


  万家林已经发了疯,不管不顾地向我劈砍。


  我不断后退,红色魔火在手心中燃烧,就在此时,手腕一转,抬手一扬,血色的烈焰变成血乌飞上天空,在天空中振翅高飞。


  “血乌……”


  万家林一愣,血乌在我们的头顶上振翅,随后俯冲了下来,万家林身子一转,狠狠劈下一刀,焰刀砍穿了血乌的身体。


  “嘭!”


  血乌化作点点残留的火光于天空中洒落而下,就在这时候,我冲过层层散落的火焰,带着拼命的冲动,猛地冲到了他的面前,右拳狠狠打出,拳面重重地抽在了万家林的脸上。


  万家林一个踉跄,倒了下去,我顺势骑到了他的身上,对着他的脸一通猛抽。


  “错了就是错了,错了还嘴硬,你丫的脑子抽了啊!”


  一边打,一边骂!

  身后,火焰爆炸的声音不断响起。金色魔火连成的火海在天空中飘荡,如同无尽一般的流火下,林动表情严肃地站着。清秀的脸上透出一股淡淡的书生气。

  我没来由地想,如果眼前的画面没有战斗,没有金色的魔火,或许每个人都会和我一样认为眼前站着的人应该是个平凡的书生吧。

  “林动,你非要和我作对吗?将我灭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林动,快住手,你我可以共存,你不仅可以复活,你不仅可以重返人间,你能够看见你心爱的人,也能够再次见到白骨!林动!”

  黑渊被打的有点无法支撑,想要林动住手和其联手,其实不过只是为了保命的托词。

  “金乌耀世,以金色魔火照亮这片天地!爆!爆!爆!”

  林动右手两指并立点出,十只金乌纷纷爆裂,将原本就已经覆盖在天空中的火海再度扩大,黑渊召唤出的黑气已经无法抵挡,金色火海蔓延向黑渊,后者急速后退。

  “林动,你真是个疯子!”

  黑渊已经退无可退,灵魂世界遍地解释金色火焰,它勉强以黑气护住残魂之躯,站在金色火海的包围中。

  林动却在此刻回过头来看着我,微笑着说道:“答应我的事,请你一定不要忘记了。我的一生,也该结束了,犯过的罪孽,终于要还清了……”

  说完的一刻,金色魔火彻底爆发,黑渊惨叫着被金色魔火重重包围,本就只是残魂之躯的黑渊无力抵抗,黑暗的魂体在浓烈燃烧着的金色魔火中焚烧殆尽。

  我看着林动从眼前缓缓消失,带着他的笑容,带着他那满含着书生气的脸,带着他对我的托付,彻底消失了。

  这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出现于我们的眼前。

  第一界内,那个木讷却天生拥有魔火之源的少年,那个仰望着罗焱,却无力成为造天者的少年,那个看着自己心爱之人被放逐进无边黑暗中的少年。第二界内,那个站在黑暗中,为了复仇而灭掉了通天会,为了复仇几次追杀我师傅的少年。

  如今,所有关于他的故事,终于落幕了。

  只是还好,最后他的脸上又一次洋溢起了纯净的微笑,又一次变回了那个安静的清秀少年……

  火焰的暴动渐渐停止,黑渊已经灰飞烟灭,林动也消失在了光影下,灵魂内,只剩下了我和万家林。

--------------------------------


  当绝望也感觉不到的时候,就代表了永远的沉眠……


  我闭上眼睛,所有的光却在这一瞬间变成了白色,我感觉到微风轻轻拂过我的脸,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眼前飘荡着一颗小小的火苗,金色的,微弱的就好像风再多吹几下就会熄灭,可是很漂亮,那跳动的火焰仿佛包含着整个世界。


  这个白色的世界里,就只有它和我,有个低沉但是善意的声音传来。


  “这是我留在你身体内,最后的一点礼物,我的意念将其保留,即便我已彻底离去,可我的意志会如同我最后的魔焰帮助你。我一生与火为伴,我所有的一切都和火焰息息相关。请你燃烧我最后的意念,让我在旺盛的魔焰中安息……”


  声音渐渐远处,那是林动的声音,我轻轻地伸手托住了这一束小小的金色魔火,它落在我的手心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白色的时间开始消失,我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所有的神光都被一大片金色的魔火所阻挡,五彩麒麟的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会这样?”


  它吃惊地低吼,不断地召唤更强大的神光,可却无法穿透金色的魔火。


  这是林动留给我最后的礼物,当他的身体死去,残魂消散之时也许就已经想好了自己应该这样离开人间。作为白骨最宠爱的弟子,作为天生被魔火认可的幸运儿,正如他留给我最后的话,他这一生与火相伴,既然生时便有魔火之源,那死时就该安息于火中!


  我紧紧握起拳头,大喝一声,所有灵力毫无保留地使出,双手接引后合一,高声喊道:“我以我所有灵气赌这一招,白骨之后,魔火流派,独一无二的强大招式,金乌十日!”


  此时,所有金色的魔火齐齐一爆,金色的火焰化作十只金色的乌鸦,不同于我的血色乌鸦,这十只乌鸦代表的是魔火流派最强的力量。


  传说中,上古天上有十个太阳,因为总是一齐出现在天空中,搞的大地干涸,民不聊生,后裔持射日神弓,射日神箭,击落天空九个太阳。


  这便是金乌十日这一招的由来,金色的火焰该比太阳更灿烂,散发的热量应该和太阳一样灼热。


  “飞翔吧,代表魔火之源的金乌!燃烧吧,代表林动最后意志的火焰!你所留下的意念,我来完成!安息在这漫天的大火中,我以一场逆神的战斗,来为你揭下一生的帷幕!”


  我双手往前猛地一推,十只金乌飞向五彩麒麟,冲破层层神光,打穿所有的神力,五彩麒麟恐惧地转头逃跑,十只金乌在空中翱翔,如同曾经在天空中嬉戏的那十个太阳。


  “不!”

-----------------------

  “我累了。”

  我嘟囔了一声,垂下手,缓缓地往外走。

  黑色的过道中,我用最后的灵力燃起魔火,指尖微弱的魔火还是红色,林动留给我的力量已经消散了,只是这红色的魔火中,却似乎有淡淡的金芒跳动……

  “你是魔火最伟大的传承者……”

  收起魔火,我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

-------------------------------


好了整理完了……

骨动坑里冷飕飕的,唉。

不得不说,第一遍看阴阳原文的时候那几段我是没什么感觉的,甚至有点幸灾乐祸,不是很喜欢这个林动。

大概是后来戏文需要,以他的角度去思考一些东西,愈发的了解他了。

总之,在跌入骨动的坑中一去不返。

原文只有刀,糖也没几块。

_(:зゝ∠)_同人的话大概只有我,我也不会写甜的。

白骨的话,魔尊,骨皇,帅死我。

希望在某个世界里,他们可得永生吧。【喂

评论
热度(4)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