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中元起良】男神x你

-已过期……字数少算个段子…文风非主流


-背景设定谜…lo主也不是很清楚……





(随手推歌…被我咻安利的,酷狗能搜到,男音大概属于比较低沉,个人认为比较有画面感,适合起良/焱断)

(不是此文BGM)

“他擦拭着剑身血迹,看遍人世脸庞,可这心中悸动为何不一样。

从未发觉一个人的时光那么长,仿佛翩跹过几世,只为一场,地老和天荒。”《飞雪与剑》




鬼神x你

文/离·ooc·洛


中元节,民俗曰之鬼节。

七月十五,鬼门开,俗谓祖考魂归,咸具神衣、酒馔以荐,虽贫无敢缺。

诸如此类的事情,你并不是一个对其脑热信奉的人——但心怀敬畏,并且敬重已逝亡灵。


蝉鸣蝉鸣,幽畅乎而。

入了夜,这村内白日里的喧嚣尽然归若虚无,只有少数应着节气的昆虫在鸣叫。毕竟于这样的节日,少有人是在大街上晃荡的,村口的湖面在这一刻属于自然。

地面有着树杈被踩成两半的声音荡开,又或者是因为这些动物与人类不同于对磁场的感知而使环境骤然安静下来了。

你只当作是拿着河灯来放的自己惊扰了这群生灵,未作他想,蹲下身子燃起了灯烛,它漾在水面上恍若神造——雾蒙蒙,迷茫之间似乎真的就是那水中白莲。


“我醉欲眠卿且去……”


你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个激灵,回首目光落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他倚在树上,举着不知何处来的酒樽对月独酌,好像是个coser——因他身上覆着青衫,青丝散落直至腰间,眉眼透着孤沉,手上执的杯盏大概是道具。

他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位历过沧桑变化的君主。


“这位……哥?”你斟酌着用词,估摸着对方的年岁,“大晚上的,又在这种日子,热炕头不睡,为什么要出来吓唬人呢?”

“你不怕我?”

“怕你?哥,你没喝多?”你有点尴尬。

“无妨,我怎会醉?”他站直了身子嘴角微扬,你不知道他带着半分嘲讽在笑什么,只作这是醉酒之人固有的秉性。只是后来你查阅不知道靠不靠谱的资料了解到,有一种不能说是生灵的东西,无醉无感,感为对世间美好事物的感觉。

“你放的河灯很好看。”他莞尔,你竟有些看愣了,默念三遍我不是给,心情平复。

“……谢谢,话说这位哥,月黑风高,你一个人出来啊。”


“不是。”发声的主人语气生冷,你转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附近又来了一人,他与前者相比缺了很多柔和的气息,你甚至有一种再多说一句话就会和这人打起来的感觉——或许先前的言辞之间有些夸张,不过他的目光锐利如刀,流转之后停留在先前那人的身上,自然而然地温下来。


你收拾好了东西和第一个人道了别,匆然离去。

第二日,你猛然想起,月光正对着,但他们没有影子。


评论(1)
热度(8)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