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跟风】中秋多组cp

跟我师父的风来搞事情 @除君。 ,迟到的中秋快乐。

通常原著不是很久不看的就是相关段落很久不看的……预计ooc及情节设定记错。以及苗疆系列都很谜……刚刚入坑不是很熟…。

望诸位见谅。


[含盗墓三潘/苗道双城/阴阳起良/全职江周/蛊事洛阳/阴阳骨动]


文/吃了骨动刀感觉很疼的动洞咚冻


三潘


小灯泡散出暗幽幽的光辉,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明暗不定,同木桌上的烛火应和着。

他们本可以不用如此艰苦的,不过却总是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方才觉得人是齐的。

气氛沉默得紧,胖子敲了敲桌子,斟满了酒盅放在一个空位前,“吃着喝着哈,爷们儿难得一聚,都别搁哪儿愣着了。”

吴邪冲着空位咧嘴笑了笑,有个人曾叫他不要回头的前行,也是因为那个人,他才没有在十几年前就挂球而苟延至今。

张起灵默然,举着酒朝着那位置遥遥敬后一饮而尽。

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却道是有人名潘,回路无期。



双城(?)


八月望日,言说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陈志程怀纳玉颜坐在岸边,赤脚踏着龙家岭被月光耀得凛冽的溪流。仍然记着第二劫之源头,当日的生死攸关,今日皆入笑谈。

“大师兄……”萧应颜在他怀中轻唤,身旁人往日的戾气及杀伐灭绝在此刻都付了流云而去,唯剩满腔温情。

老魔王,也有柔和得如同静水的时候。

陈黑手望着天长长叹了去,这种团圆的日子不多,不过却是总有一种预感,似乎马上就没了。

正这么想着,须臾就好像听见了什么人的叫声。

“老陈!……哎…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似乎是有了脚步踩叶远去的声音,陈志程苦笑了一下,这袖手双城可真是…方才好好的气氛说没就没。

艹,这老小子故意的吧?完全就是提溜着灯笼进茅厕,找屎啊。


龙家岭某酒家,点了满桌酒菜就只坐着一个人。

赵承风。

他忆起方才,暗笑了一下,随便地夹了几筷子菜到对面的碗里。

忽闻布帘被掀起的搅动空气的声音。


“来了啊?坐下吧。”赵承风挑了挑眉毛,下巴指着对面备好的座位。

“你解释清楚,今天找我到底做什么。”陈志程杀气腾腾,手里提溜着一堆月饼,“解释不清楚,这些就都给你吃,解释清楚,也可以给你吃。”

“哦?”

“区别在于,是我把这些喂你让你一口造个饱,体验什么叫极致的果腹感,还是你自个儿慢慢尝。”他面带没有温度的微笑,“这些可是我小颜师妹亲手做的。”

“喏,中秋节,随便找个人来团圆咯。”赵承风指了指他提着的月饼,“你有佳人在怀,不行我来串个门儿了?”

“你会挑时机吗。”

“过程不管怎么样,结果是,你来了。”姓赵的嘿然笑道,“别干坐着,尝尝你们龙家岭的菜,同我一起吧。”

“……行吧。”


起良


“举杯邀明月,美酒哉!”

莫良拿着高脚杯笑吟词句,长发顺着晚风肆意飞扬。一挥手便是鬼哭狼嚎,如同森罗鬼域之境。

此刻若有普通人靠近,恐怕得直接吓到去世。

“你何必用这么壮观的场面来耍酒疯呢……”白起叹道,随后竟也随之大笑起来,“疯,便疯个够。杀神剑,你剑下的亡魂们,可也都不是什么孬种!”

长剑一舞,风云皆动。又是一片片的黑气暗涌。

万鬼皆现,倘若放至人间恐怕当是天下之祸。

不过两人皆有分寸,此刻,不过是同心人的恣意快活罢了。


江周


入夜,训练室里键盘的噼噼啪啪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这声源也不过只是两个键盘。

其余人皆已去休息了,只他二人忽有奇想登上游戏过个中秋活动。

其实也有应了这节日的景儿,取个团圆的意味——只有两个人的团圆。

“小周。”

“恩。”

江副爆了手速瞬间干掉这个怪后站起来行至周泽楷面前,看着一脸问号的人。

“只是忽然想起来,今天是中秋,还没吃月饼。”他笑了笑,拎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弄的铁盒子,“一起吃吗?”

周泽楷一愣,笑着点了点头道了谢,“请等一下,没打完。”

那有什么关系呢。

江波涛想着,咬了口月饼,嘴边不知何时氤氲起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瞅准时机便以唇齿做媒介递入对方口中。


之后的事情,不便落笔。中秋快乐。


洛阳


虎皮猫大人绕着大敦镇子的草庐飞了几圈,犹豫着还是将一泡热翔落在了别处——不过离那儿也不远,只是旁边。

他嘎嘎骂了两句人。

十八兄,如今你的后辈也都算给你涨脸了。不过你个老东西去了幽府,还有这留暗线的心思。

也罢,大人我给你守好,将来去那地儿,带你回来的时候,也算有个交代。


骨动


“师傅,这个月饼给你吃!”

“不吃不吃,为师一把老骨头了用不着这些,你吃吧,长高,需营养的年纪。若真有这心思,以后带老子去爽一把才是紧要事。”

“啊…好吧……”


梦醒,正逢中秋圆月,白骨看了看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地方,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

很重要的,很怕丢的东西。



-没有了-


评论(5)
热度(32)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