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清明祭】怀铁骨-潘

【占tag抱歉,提前说明很短并且没写完…】

 

文/沈觅音


他眼睛睁得滚圆,生生地看着这一幕。
站在石板上的男人脸色惨白,嘴唇殷红,上面挂着血的痕迹。地上倒着他的父亲,而他的母亲的血液刚刚被这个男人吸吮干净。
啊……
他疯了一般的大吼着冲上去要以这条命来作战的筹码,尽管他知道自己的无力。
但是这一刻他已被仇恨与悲伤淹没,心中与头脑只存在着一个字。
杀。
他大叫了一声从梦中惊醒,衣衫被汗水浸透了,他回过神来,这是个梦。
梦中那种被绝望吞噬的感觉却不是能被言语所轻易描绘的,他想起自己在那一刻想到了很多事情,最坏不过以死相陪。
神识逐渐归位,他回到了现实,所面对的亦不过是另外一方同样绝望的事实。
潘子躺在一个简易的支架上,他在刚才的那一战里受了重伤,也不知此梦何起——诚然,他已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了,他也不知那洋人鬼神级别的产物为何会溜入自己的梦境。
现实却是另一片残酷的景象——他无暇去缅怀什么,他能做的只有再次站起来,为战友报仇。哪怕一颗子弹都没有,哪怕所有刺刀都折断,便是用牙齿,舐血啃肉,也要去战,无论成败输赢,他都知道这是自己的使命,亡焉伴那未远去的灵魂,这就是自己的归途。
他试图站起来,却滚到了地上——伤实在是太严重了,他闭了一下眼便又晕了过去。
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个房间了,床边坐着一个男人,见他睁眼了
“你跟着我吧。”
潘子突然有点想笑,刚牵动一丝面部的神经便又被剧痛给抨击了一次——他觉得这个男人要么是枭雄,要么就是神经病。
“凭什么?”
他动着口型,知道对方能看得懂。
“哈哈,能说话了?哪来的这么多问题。”
他听完这句话之后,意识便又沉沦。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姓吴的人是个枭雄,也是一个神经病,并且他一家子都是神经病。


【tbc

其实脑洞也有 想写的东西也有 就突然懒得要命就写到这里了,以后想写的时候就继续吧……

当然了 这样勉勉强强算是结尾了也行 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后不会再写了才直接发了的。

潘爷,安好。

评论
热度(17)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