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洛-南访。

【三潘向短篇】初相见

永忆铁骨,潘爷#。文/离洛

他端着枪,匍匐在一片不易被人察觉的草丛里,身体四周不知道是什么草种,极尖锐,顶在身下抑或身旁如同针刺。

但是无所谓,常年的在战场上与敌厮杀,习惯的就是在伤口未结痂之前再撕裂扩大一类的伤痛。

这一刻,也是如此。

枪体在颤,或说他的手在颤,不是恐惧,而是长久作战产生几近脱力的身体状况。

以及,胸口处抑制的战友皆亡唯他独活的愤怒。

后来是怎样的奋不顾身或是以命抗敌于印象都是模糊的,只知道再拥有意识和理智的时候鼻腔里充斥着的是消毒水的气味。

待到再次睁眼,只有一片白茫茫。

“我的战友呢?”

他嘴唇翕动着,是因为仍然没有力气大幅度的做出面部动作道出清晰的字迹。

“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

面前的人眼神透着锐色,周身似有草莽中的王者之气,声音同样轻缓。

……都死了吗。

潘子听闻噩耗的一瞬双眼似乎被掠夺了所有光彩,无神地盯着头上白色的天花板良久。

面前那人又在一瞬间收起了散发在外的狠戾,换上了一副如同邻家大叔的微笑。

“怎么样兄弟,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干,白手为始共闯一片天,再为你的战友们报仇。”

报仇?

潘子闭上了眼。

“你是谁?”

“我叫吴三省。”

“为什么,不让我和他们一起战死沙场?”

“因为你是条汉子,我欣赏你,也很需要你。”

吴三省顿了顿,目光坚定,不容置疑。

“跟着我,以后,你便是我兄弟。”

这是潘子再度昏厥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从那以后,他陪三爷出生入死共患难,每一次行动都像最后一次越南之战一样拼命。

他所做一切,不为生,只为死,为早日偿还三爷一条命,然后赴往黄泉与旧友相见。

只不过临了时,他的心愿变了,他想到下面给三爷一个交代。

“那哥们回老家娶媳妇了。”

嘿嘿,三爷,大潘是个粗人,但这一刻,我终于可以给你一个最完美的交代了。

枪响,忠魂湮。


评论
热度(16)

离洛-南访。

“没想到,这辈子就栽你手里了。”

© 离洛-南访。 | Powered by LOFTER